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六章 困油

第三十六章 困油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其实这个事吧,也不能怪谢科长。”工人叶建生出来打圆场了,他说道:“技术科的事情也多,哪顾得上管这种小事。噪声这个事,放在原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也是现在的人越来越娇气了,机器哪有不出噪声的,过去打铁的铁匠怎么活的?”

    “就是,这种泵我们都生产了十几年了,也就是这一年才听到有人说噪声噪声的。”邹苏林也附和道。

    余淳安对众人说道:“噪声是客观存在的,既然rb的柱塞泵能够做到低噪声,那就说明我们的柱塞泵有缺陷,不能怪用户挑三拣四。其实咱们国家一直以来也是非常讲究劳动保护的,如果能够降低一些噪声,也能改善一下操作人员的工作环境,是不是?”

    冯啸辰点头道:“余科长说得对,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对于人机协调的问题非常重视,除了低噪声之外,操作的简便、省力,机器的外观等等,也都是他们非常关注的。说个简单的例子,机床上的手柄,我们只是要求能够握着就行了,而西方国家则会按照人的手掌形状来进行设计,让操作工握着手柄的时候感觉最为舒适,这在西方叫作人机工程学。”

    “嗯嗯,还是冯处长见识多。”何桂华道,“我见过人家厂子里的进口设备,真的像冯处长说的那样,不但好用,而且好看,那上面的按钮都是带点凹的,用手按着很舒服。”

    “人家那是发达国家,咱们能比吗?”邹苏林摇头道。

    “我倒觉得未必就比不了。”韩江月脱口而出。她也应当算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愤青了,对于周围的崇洋症颇有些抵触。不过,与90后、00后这些新愤青相比,那时候的愤青对于中国的实力还是缺乏底气的,所以她的话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就明显有些弱了。

    “我支持小韩这种精神。”冯啸辰笑着鼓励道,“咱们只是比西方晚发展了几十年,又不是比他们蠢。他们能做到的事情,咱们肯定也能做到。”

    “哼,喊口号谁不会!”韩江月低声嘟嚷道,她的声音不大,像是自言自语,但又恰恰能够让冯啸辰听到。在她看来,冯啸辰这话简直就是厂领导做报告的那种腔调,听着正能量满满,其实一点干货都没有。

    余淳安嘴角咧了咧,想阻止韩江月顶撞冯啸辰,又觉得是一件徒劳的事情,估计说了也白说,而且反而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他不知道这个丫头为什么就是喜欢和冯啸辰过不去,有个机会就要呛冯啸辰一句。他倒是忘了,上午的时候,他自己对冯啸辰也是一肚子不满的,只是后来感觉冯啸辰似乎有两把刷子,这才改变了看法。

    “用户反映有噪声,我们还是要解决的,否则用户就可能要去选择进口的液压泵了,这会浪费我们宝贵的外汇,另外,也会造成我们新民厂的市场流失。”余淳安岔开话题,向冯啸辰解释道。

    冯啸辰也没有在意韩江月的冒犯,他向韩江月斜了一眼,以微不可及的幅度耸了耸肩,意思是表示自己不与对方一般见识。他的动作是如此隐蔽,余淳安等人都没有注意到,只有一直在憋着劲找冯啸辰毛病的韩江月看出来了,小嘴顿时又撅上了天。

    “余科长,既然技术科那边都没有办法,你在这里解剖这个液压泵又是为什么呢?莫非你们能找出办法来?”冯啸辰问道。

    余淳安道:“我也是想试试吧。何师傅、叶师傅他们都是装配液压泵的老手,经验丰富,我想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小韩是个技校生,有文化,而且肯动脑子,所以我把她也吸收进来了。”

    “哦,失敬了。”冯啸辰转头看了韩江月一眼,道,“韩姑娘,你说说看,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你叫我什么!”韩江月杏眼圆翻,瞪着冯啸辰质问道。

    以当年的语言习惯,冯啸辰对韩江月应当叫“韩师傅”,或者叫“小韩同志”,这都属于比较礼貌的称呼。如果他和韩江月更熟悉一些的话,可以称她为“小韩”,这就是同事之间最普通的称谓了。退一步说,如果双方不熟悉,冯啸辰也不打算表现出尊重,那么可以直呼其名,叫她“韩江月”,别人也不会觉得诧异或者唐突。

    当然,如果是女伴之间,称一句“江月”也是可以的,显得比较亲昵。特别亲近的长辈,也可以这样叫,这表明对方对你是非常爱护的。

    唯独不合适使用的称呼,就是冯啸辰用的“韩姑娘”这个叫法。这种叫法在中国的城市里已经绝迹多年了,只有个别地方的农村还保留着这种称呼。冯啸辰是个穿越者,在后世,或许是受古装电视剧的影响,某某姑娘这种叫法并不让人觉得陌生,有时候会有些戏谑的感觉。

    见韩江月对一个称呼反应这么强烈,冯啸辰在心中偷笑起来。韩江月跟他不对付,他早就感觉到了,而且多少也能猜出几分理由。他才不会介意这种冒犯,相反,还觉得这姑娘挺有点意思的,于是就忍不住想挑逗挑逗。

    到冶金局快一个月时间,冯啸辰成天不是和一帮大老爷们打交道,就是和张海菊这种大妈打交道,他都想不起来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和同龄的女孩子聊过天了。乍见到这么一位性格泼辣而且颜值颇高的姑娘,他那颗从前身那里继承过来的少男之心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余淳安又在心里叹气了,唉,都不是省油的灯啊,这个小韩,什么都好,就是总有些嫉恶如仇的脾气,容易得罪人。而这个冯处长呢,只能用性格乖张来形容了,成天装傻充愣,偶尔冒一句话出来就是个旱天雷。这俩人凑在一起,真就叫干柴烈火了……,等等,这个词好像有点不妥哦?

    “小韩,你说说你的看法吧,刚才冯处长来之前,你不是说了些想法吗,我觉得挺有价值的。”余淳安引导着话题。他不明白冯啸辰到底想干什么,液压泵噪声是个专业性极强的问题,他居然也要插一竿子,是实在闲得无聊了,还是有什么深意。不过,不管冯啸辰是什么想法,余淳安都是得配合着,既然冯啸辰问起来了,他就让大家简单说说好了。

    韩江月瞟了冯啸辰一眼,突然脸露笑容,说道:“好啊好啊,我真的有些疑问,想请冯处长不吝赐教呢。”

    “小韩!”余淳安喊了一声,想提醒她不要继续挑衅。

    冯啸辰却如听不出韩江月话里的意思一般,认真地点点头道:“赐教不敢当,不过我倒是愿意和韩姑娘切磋切磋。”

    去死!

    韩江月咬了咬牙,忍住了与冯啸辰计较的冲动,她决定要用知识来把冯啸辰砸趴下,让他好好地出一回丑,以后也就不敢再在她面前装牛叉了。

    “液压件中出现噪声的原因是很复杂的,一般来说,我们把机械噪声分为流体噪声、结构噪声和空气噪声三类,而液压件同时具有这三种噪声源……,冯处长,能不能请教一下,这是为什么呀?”

    韩江月如背书般地说了一番话之后,把脸对着冯啸辰,笑嘻嘻地问道。

    冯啸辰干脆地摇着头:“我不知道。”

    “你竟然会不知道?”韩江月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你不是处长吗,怎么会不知道呢?”

    “谁说处长一定要知道这些?”冯啸辰不以为耻地反问道。

    “那你知道什么?”韩江月反问道。

    “江月,不要这样说,冯处长是林北重机来的,林重不搞液压件,冯处长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的。”何桂华替冯啸辰开脱着,他是韩江月的师傅,对这个聪明好学的女徒弟颇为宠爱,不希望她得罪了冯啸辰,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韩江月装出失望之色,道:“我听冯处长问我们在研究什么,还以为他真的懂多少呢,本来想向他请教一下的,现在看来没戏了。”

    “冯处长,江月这丫头就这样,你别跟她计较。”何桂华转向冯啸辰说道。

    “理解理解。”冯啸辰连连点头,“刚从技校出来,缺乏实践经验,只知道背书本,不奇怪。”

    “你说什么!”韩江月脸都绿了,怎么回事,明明是你不懂好不好,怎么反过来批判我了?

    “你说我只知道背书本,那你倒说说看,这个液压泵的噪声是怎么回事!”韩江月这回可真是急了,也不在乎周围的师傅怎么想了,冲着冯啸辰便喊了起来。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冯啸辰从工作台上拿起一个零件,用手指着对她说道,“这种轴向柱塞泵,最主要的噪声源就来自于配油盘。这种对称式的配油盘设计,工作的时候会出现困油,这是产生噪声的最主要原因。还需要扯什么结构噪声、流体噪声吗?”

    “困油!”

    众人的眼睛一下子就都瞪圆了,韩江月更是连嘴都嘟成了一个圆形,这让她的脸变成了一个萌态可掬的卡通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