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十一章 不要谈责任问题

第三十一章 不要谈责任问题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冯啸辰的这个表态,让彭海洋有些泄气,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他原本是因为被新民厂挤兑得说不出话了,才想让冯啸辰来解解围,谁知道冯啸辰居然直接就举旗投降了。可细一想,冯啸辰这个表现并不让人意外,他的确不懂技术,此前能够说出压砂二字,估计也是听常根林说的,面对着新民厂的专业人士,还能指望他说出什么话来救场?

    冯啸辰的话在新民厂一干人听来,却是颇为顺耳。大家都想,这个年轻小处长倒也有几分自知之明,至少不会像那个彭海洋那样不知进退。看来,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副处长,尽管只是挂职,也还是有点道理的。如果彭海洋也是这样的态度,那么这一回的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凭心而论,新民厂的确是想拿出高质量液压阀的,谁乐意自己的产品三天两头出故障,就算人家不上门来骂娘,在背后嘀咕几句,自己也得打喷嚏不是?可问题在于,提高质量这句口号喊出来容易,真要做到可就太难了。设计、工艺、材料、装备加上工人的操作水平,哪一样出点问题都不行。厂里能够做到的,就是多投入一些人手,想办法把这个液压阀做得更精细一些,但要想达到国外同等水平,那还是很困难的。

    “这样吧,彭处长,冯处长。”

    厂长贺永新开口了,相当于是对今天这次会谈做一个总结:

    “关于12立米挖掘机的重要性,我们是非常清楚的。液压阀出现的问题,一部分是我们主观上努力不够所致,还有一部分是客观上的国情所至,咱们毕竟还是发展中国家嘛,技术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是无法相比的。我们会组织全厂最精干的队伍,对这个问题再进行一次会诊,选择最好的技术工人再生产两台液压阀,并进行严格的出厂检验,尽可能地保证12立米挖掘机的工业实验不受影响。

    两位处长,还有范科长远来不易,你们可以到我们厂执行所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到车间去看看,指导一下工作。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后天我安排办公室派个车,送你们三位到我们边上的白马山去转转,那座山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山上有个龙泉寺,听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值得看一看。”

    “白马山就算了吧,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既然贺厂长说还要再搞一次会诊,我想参加一下,听听咱们厂里的工程师是怎么说的。”彭海洋黑着脸说道,他平常的时候还能保持一点亲和的表情,遇到在技术上吃瘪的时候,真实的嘴脸就暴露出来了。

    “欢迎欢迎啊。”贺永新用愉快的口吻说道,“有彭处长光临指导,我想我们的诸葛亮会一定能够开得更加成功的。……冯处长,你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让办公室给你和范科长单独安排一下吧?”

    “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吧。”冯啸辰面露尴尬之色,他假意地偷眼看了一下彭海洋,说道:“既然彭处长不去,那我自然也……嗯,也就不去了。不过,技术方面的事情我也不太懂,我倒是对咱们的生产车间挺好奇的,这几天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人,带我到各个车间转一转,也算是开开眼界嘛。”

    新民厂几个人都互相对着微笑起来,他们猜想,这个冯啸辰心里肯定是愿意去白马山的,只是彭海洋不去,他也不便去。彭海洋想去参加技术科的会商,冯啸辰又不懂技术,跟着去肯定就是丢人现眼而已,所以选择了去车间参观。也是,对于在部里坐办公室的干部来说,车间里那些机器设备估计也是挺新鲜的,他说想开开眼界,想必是真心话吧。

    于是此后几天的安排就确定下来了,彭海洋跟着新民厂技术科的技术员们分析改进液压阀生产的方法,冯啸辰由生产科派一个副科长陪着去车间闲逛。至于采购员范刚祥,则代表两位科长去游览白马山,他没什么官职,也不用忌讳人家说啥闲话,能够有个旅游的机会,他可求之不得。会上还商定,林重三个人的食宿都由新民厂负责,贺永新专门交代了分管后勤的副厂长,要求以省厅领导视察时候的接待标准予以安排。

    会谈结束,宾主寒暄告别。彭海洋的气还没消,一副苦瓜脸,勉强和贺永新等人握了手。冯啸辰则是一副没心没肺、欢天喜地的样子,似乎还带着几分谄媚之色,反复地向贺永新、戴胜华等人说着诸如感谢、叨扰之类的客气话,让站在一旁的彭海洋更是气上加气了。

    “小冯,厂里安排你到明州来,是来干什么的?”

    在招待所住下后,彭海洋气呼呼地来到冯啸辰住的房间,对他兴师问罪。新民厂对他们几个的确是比较照顾,每人都享受了单间的待遇,只是房间是非常简陋的,洗漱和方便都要到楼道的水房和卫生间去解决。

    “彭处长,坐下说,激动解决不了问题,是不是?”

    冯啸辰一扫此前那种装傻扮嫩的姿态,平静地向彭海洋说道。

    彭海洋只觉得心中一凛,定睛注视着冯啸辰的眼睛,只觉得对方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让人肃然的镇定,或者说是威严。他身不由己地在冯啸辰指的椅子上坐下来,说话的语气也软了几分:

    “小冯,出发之前,你不是跟常总工了解过压砂的事情吗,在今天的会上怎么一言不发?新民厂的液压阀漏洞主要原因就是阀体压砂,而他们却避重就虚,说点什么铸铁材料、加工精度之类的事情,这不是存心糊弄我们吗?压砂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他们弄再多的虚头也是多余的,这一点你也应当很清楚吧?”

    冯啸辰点点头:“我非常清楚。”

    “那你为什么不说?”彭海洋问道。

    冯啸辰道:“今天这个会,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推脱责任。液压阀出了问题,联合设计组肯定要上报机械部,机械部方面对这件事是肯定要追究的。新民厂要做的,就是证明他们已经尽了全力,甚至是做了120%的努力,这样他们就不用承担责任了。”

    “……”彭海洋看着冯啸辰,一时有些傻了。他也是40岁的人了,在企业里工作了十多年,哪里不懂这些企业里的弯弯绕绕,只是刚才在会上眼睛光顾盯着漏油的事情,把这个茬给忘了。他没有想到,冯啸辰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有这样的心机,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的实质。

    冯啸辰笑了笑,并不解释,其实也没法解释。前一世,他经历这样的事情还少了吗?出了问题,大家都是先忙着把自己摘干净,在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基础上,才开始谈解决问题的方案。彭海洋这样矛头直指新民厂,新民厂岂能接受。他们无理都会闹上三分,更何况他们的确还是有几分歪理的。

    “所以,在这个会上,我们应当做足姿态,不要去谈论责任的问题,要充分地承认新民厂的贡献。”冯啸辰循循善诱地说道。

    “嗯,有点道理。”彭海洋像个小学生一样点着头,随即又把眉毛立起来了:“可是,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啊!”

    “我没说这样能够解决问题啊。”冯啸辰道,他真服了这位大哥了,你多少有点城府好不好,技术宅的毛病,可真是要不得啊。

    “彭处长,在这个会上,本来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是讨论解决问题的渠道。”冯啸辰道,“你不是已经争取到参加他们的技术论证会了吗?在会上,你就可以提出一些改进意见,帮助他们优化设计和工艺。记住这一点,不要谈责任问题,只谈解决问题的方案,要让他们心情愉快、没有任何思想负担地去解决问题。”

    “难。”彭海洋眉头紧锁,“最大的困难在于,我对液压件的生产没有什么经验,他们说的情况对不对,我很难分辨出来。我想,如果我在场的话,他们有些话是会有所保留的,那些有实际困难的方案,他们肯定不会提出来,而我又提不出,这就是个麻烦了。”

    冯啸辰拿过自己的公文包,取出一叠资料,递到彭海洋的手上,说道:“彭处长,这是我从一些文献上摘抄下来的有关液压件设计和生产的资料,还有一些是我向别人请教的东西,算是一个综述。你可以拿去看一看,明天结合这些内容,多少能够判断出他们的技术路线是不是有问题,或许能够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线索。”

    “什么,你摘抄的资料!”

    彭海洋惊了,不是说这就是部里派下来镀金的一个火箭干部吗,居然还会摘抄资料?他半信半疑地翻开资料,只看了两三页,便激动起来了:

    “这简直是宝贝啊!你从哪弄来的。你既然有这些资料,今天的会上你怎么不说呢!你如果说出来……呃呃,好吧,好吧,你不说也有你不说的道理,不过我明天是得跟他们好好说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