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十五章 来了就别回去

第二十五章 来了就别回去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冷柄国的这个疑问,也是孟凡泽和常根林想问的。昨天冯啸辰与孟凡泽畅谈装备发展的思路,拿着MT25的图纸做例子,讲了不少技术性能、生产工艺方面的概念,让孟凡泽颇为惊讶。孟凡泽是行伍出身,对技术了解不多,但这么多年与企业、研究所打交道,耳濡目染,也算有了一点底子,至少能听懂冯啸辰说的专业术语,也知道他说的有些道理。

    他到南郊医院之后,把冯啸辰说的东西向常根林学了一遍舌,把常根林也吓了一跟头。冯啸辰说的有些技术思路,连常根林都觉得新鲜,当下判断,这个小年轻如果不是信口开河,那就一定是受过名师指点,技术功底颇为了得。

    他们当然不知道,前世的冯啸辰就是工科背景,响当当的机械学院直博毕业,进了重装办之后,才开始转行做战略管理。事实上,这类职能部门的官员,如果没点技术底子,是不可能做出成绩的。许多下面的企业都试图用技术概念把上面的官员绕晕,以便骗取政策和资金,官员们如果在技术上没几把刷子,哪有底气和他们斗智斗勇。

    论起技术上的造诣和经验,冯啸辰当然不能和常根林这种总工程师级别的大牛相比。但他拥有穿越者的金手指,信息量方面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许多在当年的工程师眼里感觉到无计可施的技术难题,对于40年后的技术人员来说就是普普通通了。冯啸辰与孟凡泽对话的时候,已经是刻意避免流露出超前知识的痕迹了,但不经意间漏出来的几句话,还是足以让常根林惊愕莫名。

    听到冷柄国的问题,冯啸辰知道自己必须重新祭出挡箭牌了,那就是他那位无所不能的爷爷。他向几位领导笑了笑,说道:“冷厂长猜对了,我父母都不算是工业口的,不过我爷爷倒是做了一辈子的工业,我多少受了一点他的熏陶吧。”

    “是吗,你爷爷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工作?”孟凡泽问道。

    “他原来是南江省冶金厅的,早年在德国克虏伯也工作过。抗战胜利之后,他从德国回来,在国府的资源委员会工作过一段时间。全国解放之前,他拒绝了去台岛的机会,留在了大陆。”冯啸辰说道。

    “你姓冯,那你爷爷是冯……”常根林与孟凡泽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脱口而出道:“你爷爷不会就是冯维仁老先生吧?”

    “正是。”冯啸辰道,接着又问道:“怎么,常总工也认识我爷爷吗?”

    “打过交道,打过交道。”常根林带着回忆的表情说道,“那还是50年代的事情了,冯老在冶金机械方面是难得的权威,我曾经向他请教过不少问题。对了,我记得孟部长也接见过他,对他的评价很高呢。”

    “不是接见,而是向他讨教过。”孟凡泽纠正着常根林的话,说道:“那是很早的事情了,一五计划的时候,搞156项,冯老给我们当过技术顾问,我也算是冯老的学生呢。”

    “是吗?我没听爷爷说起过,原来他还有幸和孟部长、常总工一起工作过。”冯啸辰带着谦虚的表情说道。部长自称是自己爷爷的学生,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才好。说自己无比荣幸吧,相当于认同了学生这个说法,未免对部长有所不敬。如果说爷爷没资格当部长的学生,这话又轮不到他说,哪有替自家爷爷客套的?

    冯啸辰当然也清楚,常根林也罢,孟凡泽也罢,自称是冯维仁的学生,只是一种姿态而已,相当于古圣先贤尊称哪个卖菜老头为“一字师”。这种自谦对于被称为老师的人并没有什么意义,却能够让人觉得甘心当学生的这些圣贤变得更加圣贤了。回头想想,中华五千年历史上的“一字师”出现过多少回,谁记得这些“师”长什么样子,千古传颂的,不都是那些“品行高洁”的所谓学生吗?

    解放之初,新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奇缺,像冯维仁这种技术牛人是颇受欢迎的,各种建设项目都会请他们去提供技术支持,而参与过这些项目建设的官员也都可以谦虚地称自己是这些老专家的学生。孟凡泽今天说冯维仁是他的老师,明天也可以说张维礼、李维义之类的专家是他的老师。认老师这种事情,和身上长虱子没啥区别,都是多点少点无所谓的。

    ……呃,好像自己又对爷爷不敬了,冯啸辰无奈地想到。

    接下来,孟凡泽自然要问问冯维仁的现状,在得知冯维仁已经去世之后,又做出沉痛的样子,缅怀了一番他的功绩,这才把话题又扯回到冯啸辰的身上。

    “原来你就是冯老的孙子,难怪功底如此扎实。”孟凡泽道,“看起来,我没有看错人,果然是将门出虎子,名师出高徒啊。”

    “哈哈,孟部长慧眼识珠,这在咱们系统里是出了名的。被孟部长称赞过的人才,现在哪个不是响当当,能够独当一面的。”冷柄国不失时机地附和了一句。

    “孟部长和冷厂长都过奖了。”冯啸辰连忙说道。

    说话间,大家都已经把早饭吃完了,冯啸辰也喝了两碗小米粥,从昨晚到今晨的那种饥饿感总算是消除了。冷柄国叫来服务员收拾碗筷,自己则带着孟凡泽、常根林、冯啸辰一行前往办公室。那间办公室原本是属于采购站主任吴锡民的,冷柄国来了,就鸠占鹊巢,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办公室,吴锡民只能沦为一个在一旁端茶倒水的小跟班。

    孟凡泽拉着常根林在大沙发上坐下,冷柄国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冯啸辰和吴锡民享受的是同样的待遇,只能坐硬板凳。孟凡泽坐定之后,冲冷柄国努了努嘴,道:“老冷,你看,我把小冯也给你请来了,你打算怎么用他,就说说看吧。”

    冷柄国客套道:“这不都听孟部长的安排吗?孟部长给我们派来了小冯这样一员生力军,放到哪个位置上也都是最好的。”

    听二人互相谦让得如此心安理得,冯啸辰不干了。什么就叫“打算怎么用”,我还是经委的人好不好,罗翔飞没下命令,你们凭什么就给我派上活了?他不便打断两位领导的对话,但又不能由着他们这样说下去,于是把手微微地抬了抬,像是小学生在课堂上打算举手发言一样,同时用眼睛来回地看着孟凡泽和冷柄国,等着他们发现自己的示意。

    “小冯,你要说什么?”孟凡泽先看到了冯啸辰的手势,停下来问道。

    冯啸辰道:“孟部长,冷厂长,你们刚才说的话,我没太听懂。我是经委冶金局的人,我们罗局长还给我安排了不少工作,所以咱们这边……”

    “小罗那边,我去说。”孟凡泽霸道地说道,“他昨天已经答应了,说会派一个工作小组来参与我们的项目,你小冯也在其中,这不就相当于答应了吗?冶金局那边办事情一向都不爽快,等他们开会讨论决定,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先斩后奏,一大早就把你接来了。你过来就别回去了,留在这里帮冷厂长他们做点事情。”

    “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吧。”冯啸辰道,“我不经罗局长批准就跑出来,回去肯定会挨批评的。”

    “批不着你,我一会就给小罗打电话,他不敢不听我的。”孟凡泽道。

    “哪个小罗?”冷柄国问道。

    “冶金局的罗翔飞嘛,你认识的。”孟凡泽道。

    “哦,是罗局长啊,他恐怕得叫老罗了吧。”冷柄国笑着说道,“如果是罗局长那边的障碍,我倒是可以说说。以我跟他的交情,向他要个人他还能不给?”

    早些年搞12立米挖掘机的时候,是机械部、冶金部、煤炭部共同合作的,罗翔飞那时候还没被抽调到经委来,还在冶金部工作,与冷柄国也是打过交道的。林北重机是一家国家重点企业,冷柄国按级别来算,比罗翔飞还高半级,所以他说起罗翔飞的时候,没有如对孟凡泽那样恭敬。

    听到两个人都没把罗翔飞放在眼里,冯啸辰知道自己恐怕真的要被他们劫持了。对冯啸辰来说,在冶金局工作,以及在煤炭部帮忙,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能够到林北重机去做点实际工作,甚至比呆在冶金局查资料、做综述更有意思。想到此,他也就不再坚持了,而是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两位领导帮我给罗局长说一下,我总得得到他的许可才能留下来。还有,我的行李和洗漱用品都在冶金局那边呢,如果要到这边来,我也得去拿一趟。”

    “行李和洗漱用品之类的,不用你操心,我们这里有现成的。我们这个采购站,其实也是我们厂的联络处,厂里的人到京城来出差,都是住在这里的。客房有的是,你随便挑一间住下就是了。”吴锡民算是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大包大揽地说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冯啸辰讷讷地说道。随后,他又把头转向冷柄国,问道:“冷厂长,不知道您把我招过来,有什么具体的安排。我资历有限,担心有负您的重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