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十三章 我去买两个馒头

第二十三章 我去买两个馒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冯,有事吗?”

    王伟龙问道,他的脸上带着笑意,但冯啸辰分明能够感觉到他的笑容有些勉强,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老王,没啥事,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冯啸辰知道自己有些冒昧了,他向王伟龙抱歉地笑了笑,看了一眼屋里的女人和孩子,问道:“怎么,这是……嫂子来了?”

    “是啊,这是我爱人,薛莉。薛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冯,冯啸辰,我跟你说起过的。”王伟龙招呼着屋里的女人道。

    王伟龙的夫人是个身材窈窕,面容秀丽的少妇,剪着短发,看上去颇为贤惠的样子。听到王伟龙的介绍,她走上前,向冯啸辰笑着点点头,道:“小冯,你好,我听老王说起过你,他总夸你是个天才呢。”

    “嫂子你好。王哥是夸奖我了。”冯啸辰客气道。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见到了王伟龙,并没有看到薛莉,估计薛莉是今天来的。

    “嫂子是带孩子到京城玩来了?”冯啸辰知道想在王伟龙这里蹭点东西吃的希望是没有了,人家老婆孩子都来了,自己再腆着脸找人家要东西吃,总不太合适。他随口问了一句,准备再寒暄两句就离开了。

    薛莉听他问到孩子,便回头喊了一声:“文军,过来见见叔叔。”

    那个叫文军的孩子大概六七岁的样子,长得也是清清秀秀,有几分像王伟龙,只是在生人面前还有些腼腆。他讷讷地走上前,似乎是想叫冯啸辰一句什么,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有一点丝丝的声音。薛莉赶紧拦着他,道:“文军,跟叔叔打个招呼就好了,医生说你不能说话。”

    “这是……”

    冯啸辰一愣,正想说啥,王伟龙向他使了个眼色,对薛莉说道:“你带孩子先睡吧,我和小冯出去说点话。”

    说着,他便把冯啸辰拉出了房间,来到了楼道里。冯啸辰指指房间那个方向,低声问道:“怎么,老王,孩子生病了?”

    “唉!”王伟龙未曾开口,先叹了口气,道:“本来是没啥事的。这孩子从小体质弱,动不动就扁桃体发炎。后来人家告诉我们说可以做个扁桃体摘除,是个小手术。前些天薛莉就带他去做了,还是在我们省最好的医院里做的。手术倒是挺成功,摘得很干净,出血量也很少。可没想到,做完手术之后,孩子突然不会说话了,发不出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冯啸辰惊道,他对医学没什么了解,只知道这事的确挺严重的。好端端一个孩子,突然哑了,搁在谁身上也受不了。

    王伟龙道:“薛莉在那边问了医生,医生判断说,可能是做手术的时候麻醉药喷得多了一点,声带受了影响,还说等几天就好了。结果等了十几天,孩子还是发不出声音,我一想这样不行,别耽误时间弄不好了,这不,就让他们娘俩到京城来了,准备明天去同仁医院看看,那边的五官科是全国最好的。”

    “的确,不能耽误了。”冯啸辰附和道,这种事他也出不了什么主意,只能劝道:“老王,你也别着急,孩子的嗓子原来是好的,只是做个手术就出了毛病,这种毛病治起来估计也不会太麻烦的。”

    “但愿如此吧。”王伟龙道。

    “呃……”冯啸辰想了想,又说道:“老王,孩子治病,如果钱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100多块钱,是我家里在我来京城之前给我的,你可以先拿去用。”

    “这可不行。”王伟龙赶紧说道,“再怎么样,我也不能用你一个小年轻的钱。再说,我现在还有钱,薛莉出来之前,我让她在单位上借了点钱,加上我们过去的积蓄,治病的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回去以后单位也能报销一部分,没啥问题的。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嗯嗯,谢谢就不必了。”冯啸辰道,“这样吧,你如果要用钱,就找我,多了没有,100来块钱的样子,是我现在能拿出来的极限了。还有,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需要跑腿打杂的事,你也可以叫我办,我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闲得很的。”

    王伟龙道:“真是太谢谢你了,以后没准真会麻烦你啥的。……对了,小冯,我刚才听人说,煤炭部那边有人打电话过来告你的状,罗局长都被惊动了,没啥事吧?”

    “没事,已经说清楚了,是个误会。”冯啸辰用轻松的口气说道。

    王伟龙道:“那就好,那就好。小冯,你还是个借调来的临时工,平时多注意一点,不要卷入是非,知道吗?”

    “谢谢老王,谢谢王哥。”冯啸辰道。他平时称呼王伟龙就是两种称呼混着用的,因为王哥这个称呼在机关里有些容易招来非议,所以他在公开场合只是称老王,遇到私底下的场合称几句王哥,以示尊重。

    告别王伟龙,冯啸辰回到自己房间。同宿舍的曾永良见他回来,也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煤炭研究所那边的事情,让冯啸辰不禁感慨机关里的八卦传得真是厉害,这么一个假消息,居然也能闹得全大院的人都知道。他没法向曾永良过多解释,只能照旧说只是一个误会,没有什么问题。曾永良半信半疑,倒也不再问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冯啸辰被饿醒了。他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比较亮,琢磨着食堂大概应当已经开门了,便下了床,洗漱完毕,拿着饭盆,步履匆匆地奔向食堂。

    “小冯,小冯。”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冯啸辰回头一看,喊他的人却是办公室主任刘燕萍。这半老徐娘以往见他的时候都是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傲气,就算笑一下就是后世华姐那种关爱弱智儿童般的笑容,让冯啸辰屡屡感到恶寒。而这一回,刘徐娘的脸上挂满了和煦的春风,那两汪濒临枯竭的秋波也泛着微光。冯啸辰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下太阳的方向,嗯,好像还在东边,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刘主任,您喊我?”冯啸辰恭敬地问道,同时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是找我有什么事情,我还得赶到食堂去吃早饭呢。当年的伙食油水少,像冯啸辰这种年轻人都特别容易饿。冯啸辰头天晚上就没有吃饱,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吃饭上。

    “邢师傅,这位就是小冯。”刘燕萍向跟在她身边的一位年轻男子说着,语气里带着几分客气,说罢,又转回头,给冯啸辰介绍道:“小冯,这位是邢师傅,是孟部长亲自派来接你过去的,孟部长还在等着你呢,……是吧,邢师傅?”

    汗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冯啸辰在心里苦笑着。这个老孟,还真有点风风火火的劲头,昨天刚跟罗翔飞说好,还没等罗翔飞这边做决定呢,他就先斩后奏,派了人来接自己。冯啸辰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旁停着一辆帆布篷面的吉普车,估计这位什么邢师傅就是那吉普车的司机吧。

    也难怪刘燕萍会对自己如此热情,她听说是孟部长来请自己,能不殷勤吗?再说,头一天她还因为煤炭研究所那边的假消息而去罗翔飞那里告了黑状,今天这样做,也是为了弥补过失吧。

    “小冯同志,我叫邢本才,是孟部长叫我来接你的。”那司机走上前来,向冯啸辰自我介绍道。他看向冯啸辰的眼神有些诧异,也有些羡慕,能够让部长亲自派车来接的人物,可不是简单人。眼前这位小年轻,明显比自己的岁数还要小,却能够得到部长的垂青,真是太了不起了。

    “这个……”冯啸辰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话说出来了,“刘主任,邢师傅,我还没吃早饭呢。哦,对了,邢师傅,你一大早就开车过来,想必也没吃早饭吧,要不我请你?”

    “这……”邢本才无语了,部长召见,谁不是扔下一切事情赶紧过去的,哪有这小子这样无动于衷的,居然还想着吃饭的事情。可问题在于,对方是部长点名要请的人,自己好像没资格去指责他。

    刘燕萍却是急眼了,柳眉倒竖,脸色瞬时就变成了煤炭的颜色,她低声地呵斥道:“小冯,你这怎么搞的,孟部长还在等着你,你怎么还有时间吃饭!”

    刘燕萍这一变脸,倒让冯啸辰觉得踏实了。嗯嗯,刚才那会一定是自己点错了页面,产生幻觉了,现在这个声色俱厉的刘燕萍才是真实的。他向刘燕萍笑了笑,说道:“刘主任,您别急,我就是去买两个馒头而已,最多只耽误两分钟的时间。”

    说罢,不等刘燕萍再次发飚,他便飞也似地冲向了食堂。食堂果然已经开门了,冯啸辰把手上的饭盆扔给卖饭的大师傅,让对方代为保管,然后递上两张饭票,用手抓了四个馒头,转身跑回到刘燕萍和邢本才的身边,说道:“好了,可以走了。”

    刘燕萍无可奈何地瞪了冯啸辰一眼,然后又换上笑脸,转头对邢本才说道:“邢师傅,你别介意啊,小冯就是这样的人……对了,你回去见着孟部长,请他有时间多到我们这里来视察视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