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十八章 部长气得住院了(为盟主柳影2012加更)

第十八章 部长气得住院了(为盟主柳影2012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冯啸辰跑得这么快,可真不是为了放孟凡泽的鸽子,而是真的担心末班公交车开走,他可就抓瞎了。那年头,街上也找不着出租车,煤炭研究所周围也找不着一个旅店可住。再说,就算有旅店,住店也是需要介绍信啥的,冯啸辰上哪开去?万一没赶上车,他就只能迈着两条腿走上好几公里去赶别的车了,那可是极端悲催的事情。

    当然,孟凡泽那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头,也让冯啸辰有几分害怕。自己刚才那一会说的话有些过多了,万一对方不能接受,把这些话向冶金局那边一报告,说他妖言惑众,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既然有个赶末班车的借口,他又何不借机遁走呢?

    “这个小年轻,莽莽撞撞的,像个什么样子!”

    孟凡泽拿着纸笔站在资料室中间,极其恼火地骂道。冯啸辰说的东西,刚刚让他听上了瘾,正想多听几句,冯啸辰却来了个不辞而别,这能不让他生气吗?他心说,你赶个什么末班车啊,一会我安排个小车送你一趟不就得了?

    王亚茹凑上前来,见部长一脸怒气的样子,连忙劝解道:“孟部长,您别跟这种小愣头青一般见识,现在有些小年轻,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

    “没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孟凡泽对王亚茹的评价颇为认同。事实上,孟凡泽说话的意思与王亚茹完全是两码事。孟凡泽是因为过于欣赏冯啸辰,才对他逃跑觉得恼火,所谓骂,其实是一种欣赏的表现;而王亚茹却是以为冯啸辰得罪了部长,正在心里给冯啸辰记着黑账本。

    “这小年轻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孟凡泽向王亚茹问道。

    果然要秋后算账了,幸好我有所准备,王亚茹心中暗想,她恭恭敬敬地答道:“他是经委冶金局的,叫冯啸辰,您看,这是经委那边开来的介绍信。哼,早知道他是这么一个家伙,我就不该让他进来看资料。”

    “对,不该!”孟凡泽道,他现在的感觉,纯粹就像一个小孩子被人抢起了心爱的玩具,满心都是沮丧,他对王亚茹说:“你记一下,明天如果他还要查资料……”

    “我马上把他赶走。”王亚茹抢答道。

    “什么赶走!”孟凡泽一瞪眼,“我是说,让他查,他想查什么就让他查什么,不用限制他。然后你再给我办公室打电话,在我赶到之前,不许他离开,就是绑,也得把他绑住,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孟部长,您就放心吧!”王亚茹斗志昂扬地说道。这也就是先入为主的印象在作怪了,她居然没有听出孟凡泽这番话里透着一股欣赏之意。在她想来,孟凡泽的意思就是要让她拖住冯啸辰,实在不行可以动用武力。总之,一定要等到孟部长亲自带人过来收拾他,绝不能让这个得罪了部长的小屁孩子再次逃走了。

    孟凡泽不知道王亚茹心里那些盘算,他还以为自己刚才与冯啸辰的谈话已经被王亚茹看明白了,很明显,自己对于这个孩子是非常重视的嘛。作为一个被部长重视的人,该如何接待,小王还会不清楚吗?

    “丝……”交代完这些,孟凡泽从刚才的亢奋情绪中恢复过来了,这才觉得自己的腰有点酸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伸手在腰上按摩了几下。

    王亚茹把孟凡泽脸上痛苦的表情看了个真切,连忙问道:“孟部长,您怎么啦,要紧不要紧?哎呀,现在医务室都下班了,要不要我给您叫车子去医院?”

    孟凡泽道:“没事,我没啥。……去医院?嗯,我倒真的得去趟医院,这样吧,你给你们办公室打个电话,让他们马上给我安排个小车过来,送我去南郊医院。”

    冶金局来了个小伙子到资料室查资料,跟孟部长吵了一架,把孟部长气得去医院了……

    这个惊人的消息迅速地被办公室主任汇报给了所长徐吟秋。徐吟秋勃然大怒,先是把王亚茹叫来训了一通,说她不该随意放外人进资料室,更不该在那小伙子与部长发生争吵的时候袖手旁观。王亚茹有心解释说是部长不让她上前,但徐吟秋哪里会听这个,挥挥手叫她回避,然后便一个电话拨到了经委冶金局的办公室,开始兴师问罪。

    要说起来,这就是通信技术不发达惹的祸了。如果孟凡泽身上带着手机,徐吟秋事先向孟凡泽求证一下,也不至于闹出这么一个乌龙。孟凡泽坐着所里的小车走了,说是去医院,可具体哪个科室哪个病房都不知道,徐吟秋想联系也联系不上。所里又没有其他的小车在家,徐吟秋没法追到南郊医院去问个究竟。没办法,他只能先找冶金局理论一番,这样万一部里回头找他了解情况,他也可以说自己已经在着手处理了。

    “什么?小冯在人家单位和孟部长大吵大闹,把孟部长气得住院了?”

    话传到冶金局的时候,就已经扭曲成这样了。冶金局办公室主任刘燕萍不敢怠慢,一个电话就通知了田文健,让他抓紧时间向罗翔飞汇报,看看该如何处置。

    哈哈,都用不着我出手,这小子自己就先出事了!

    田文健接到报告之后,第一个感觉便是如此。虽然知道把人家单位里的部长气病了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甚至有可能牵连到罗翔飞,但田文健心里就是觉得痛快,像是大热天吃了一盒冰淇淋一般。

    还是太年轻啊,少年得志,都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过去在罗局长面前信口开河,不知道哪句话让罗局长看重,给了他一个机会,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玩艺了,胡说八道都说到煤炭部去了。孟部长那是什么人,连罗局长在他面前都只能自称一句小罗的,冯啸辰居然跟他顶牛,还把他气得住院了,这下我倒看你如何交代。

    心里这样想着,田文健的脸上却是带上了凝重、痛惜、忐忑的表情。他怯生生地走进罗翔飞的办公室,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局长,出了点事情……”

    “怎么?”罗翔飞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看了田文健一眼,问道:“出什么事了?”

    “是小冯,冯啸辰,他可能闯祸了。”田文健说得非常艺术,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和冯啸辰亲如兄弟,冯啸辰闯了祸,他千方百计想替冯啸辰隐瞒,却又瞒不住,只能痛苦万分地向罗翔飞汇报。

    “小冯闯祸了?”罗翔飞果然有几分在意,说道:“你别吞吞吐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严重不严重?”

    “比较严重。”田文健道,“是这样的,上次您交代叫小冯去查一些矿山机械方面的资料,我向他传达了。昨天,他提出有一份资料在咱们资料室没有,需要到煤炭研究所的资料室去查,我也是出于做好工作的考虑,就同意了,让办公室给他出具了证明。”

    “这也不算什么啊。”罗翔飞道。

    “是的,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我就不该让他一个人去,应当陪他一块去的。”田文健满脸懊悔的样子。

    罗翔飞道:“怎么,他在那边违反人家的纪律了?”

    “不止如此。”田文健道,他做出迟疑的样子,直到罗翔飞快要忍不住开口催他说话的时候,他才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地说道:“他在那边遇上了孟部长,然后也不知道乍的,突然和孟部长吵起来了。”

    “孟部长!”罗翔飞这一惊可真的非同小可,他当然知道田文健说的孟部长指的是谁,这样一位在业内德高望重的老领导,冯啸辰居然和人家吵起来了,这还了得。

    “这还不算什么。”田文健恰到好处地继续补刀了,“孟部长看他年轻,也没跟他计较。可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居然把孟部长气得住院了。”

    “啊?”罗翔飞的嘴张开就没再合上,他没想到冯啸辰闯的祸会这么大。仅仅是和孟部长吵架,就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他竟然还把孟部长气得住院了,这得是多大的罪过啊,说是十恶不赦也绝对不为过了。

    “小冯人呢?”罗翔飞强按着心里的慌乱,对田文健问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指责冯啸辰也没什么意义,还是先了解情况事情的原委,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还有,如果煤炭部方面追究下来,自己应当如何尽最大的可能去保护冯啸辰,毕竟冯啸辰是自己带回京城来的,而且是一个颇有前途的年轻人,因为一时的失误而毁了他的前途,罗翔飞也觉得可惜。

    “小冯回来了,小冯回来了!”

    刘燕萍一路小跑地来到了罗翔飞的办公室,像是报喜一样地喊道。知道冯啸辰闯了祸之后,她就让人满院子地找冯啸辰,后来听说冯啸辰还没从煤炭研究所那边回来,她又安排了人专门在大院门外等着,一见冯啸辰下公交车就回来报信,确保在第一时间向领导通报。

    “叫他到我办公室来,不要批评他,等我问清楚情况再说。”罗翔飞用沉稳的语气,向刘燕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