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十三章 两个借调干部

第十三章 两个借调干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田文健的那点小心眼,在冯啸辰看来,实在是图样图森破了,没错,就是“Too_young,Too_******”的意思。冯啸辰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得罪了这位田秘书,但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是想找机会拿捏他一下,甚至就是带着想看他笑话的意思。

    田文健肯定不知道冯啸辰是个穿越者,在他眼里,冯啸辰是个不到20岁的临时工,初中毕业学历,到冶金局刚一个星期,从未做过类似的工作,这样一个人,直接上手做这种资料综述,肯定是会有很多困难的。如果田文健不带任何成见,他应当主动地向冯啸辰说明综述的要求,甚至应当找几份过去别人做过的综述,让冯啸辰作为参考,这是老司机带新司机……呃,好吧,应当说是老职工带新职工的惯常做法。

    田文健端着架子,惜字如金,显然就是要等着冯啸辰主动向他求教。以他那副神气,冯啸辰能够想象得出来,如果自己真的开口请教,田文健会用何种洋洋自得的态度教训自己,而且日后不管自己做出来的综述多么出色,田文健都会把这归为他指点的功劳,并且在各种场合声称冯啸辰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冯啸辰吃饱了撑的,非得自己上赶着去拜人当老师?

    冯啸辰对于80年代初的人际关系不算特别了解,但他前世也是在机关里工作的,对于机关干部那点心思并不陌生。任何一个大院里都有复杂的办公室政治,冯啸辰从田文健的身上就能够体会出一些来。冯啸辰可以在面子上表现出谦逊与和善,但他骨子里还是有几分傲气的:

    你不是想看我的笑话吗?那我也不吝以睿智的冷笑,看你如何收场。

    田文健没有告诉冯啸辰具体要查哪方面的资料,但冯啸辰清楚地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经委冶金局最关注的与矿山机械相关的事情,莫过于临河省冷水铁矿、湖西省红河渡铜矿和洛水省石峰铝矿这几个大型露天矿的建设问题。在随后的几年中,经委将会推动一项大型露天矿成套设备的研制计划,相关的装备制造工作持续了十几年的时间。

    罗翔飞在这个时候让冯啸辰去查矿山机械的资料,无疑是与露天矿建设有关,这一点冯啸辰有十足的把握。此外,结合后世大型露天矿成套设备研制和开发中的经验与教训,冯啸辰还明白自己应当从哪些方面入手去查找资料,以及向罗翔飞提供一些什么样的结论和建议。就后面这一点而言,田文健就算想指点他,也摸门不着。

    有了罗翔飞的指示,行政处也就不敢扣着冯啸辰继续打杂了。冯啸辰领到了一张冶金局资料室的阅览卡,便开始起早贪黑地猫在资料室里读各种期刊、出版物、研究报告之类,梳理着国内外有关矿山机械方面的材料。

    冶金局资料室的资料员张海菊是个热情奔放的中年妇女,岁数比冯啸辰的母亲何雪珍还大几岁。20年前,她就在资料室工作,那时候冶金局的干部都称她为小张。20过去,张海菊的女儿都已经上大学了,可她在冶金局那些老干部和老技术人员的眼里,依然是个小张。她也习惯于这样的称谓了,冯啸辰第一次到资料室去查资料的时候,张海菊便是这样向他做自我介绍的:“我姓张,你就叫我小张吧……”

    冯啸辰吓了一跳,赶紧说道:“这个恐怕不合适吧?要不,我还是叫你张姐吧。”

    “也行,由你。”张海菊有着BJ人特有的随意与爽朗,她查验了一下冯啸辰的阅览卡,不禁啧啧连声:“哎呀,才19岁就进冶金局了,真行,家是BJ的吗?什么,是南江的呀,南江我知道,下放的时候我还在那里呆过几年呢,对了,你掐饭了吗?”

    最后一句,张海菊模仿的是南江的当地方言,虽然有些跑调,但冯啸辰还是感受到了对方释放出来的善意。他与张海菊站在资料室的柜台前聊了10分钟时间,把自己的家庭背景、生辰八字、到冶金局来的原因等等都向对方汇报了一遍,顺便也知道了对方的家庭背景、她以及她女儿的生辰八字、在冶金局工作以及中间下放到地方去的各种经历。

    张海菊对于这个嘴巴很甜、看起来很乖巧的小伙子颇为喜欢,聊到高兴之处,还发出了让冯啸辰去她家吃饭改善伙食的邀请,冯啸辰当然是半真半假地表示了感动、欣喜,然后以一个拖字诀进行了婉拒。

    冶金局作为经委的一个下属机构,地位也是非常高的。在冶金局的资料室里,有着许多在其他地方难以找到的内部资料,还有大量国外冶金方面的期刊。当年国家外汇极其短缺,能够拿出来订阅国外期刊的钱更是寥寥无几,也只有经委这样的权力机关才能订阅这么多各种类型的期刊。在资料室里,冯啸辰不时能够见到一些外单位前来查阅资料的人员,据说,这也是需要达到一定级别的单位开具证明,经委方面才会接待的。

    资料室白天看资料的人很少,因为大多数人都有手头的工作要处理,不可能跑到资料室来躲清静。不过,到了晚上,人就多起来了,有闲着没事过来找文艺期刊看的,有为了完成领导交付的任务而不得不查资料的。冯啸辰还碰上过几个埋头做翻译的,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要翻译一些专业文章拿到中文期刊上去发表,每篇译稿能够得到几块、十几块钱不等的稿酬……

    “这倒也是一个生财之道啊。”

    冯啸辰最早听到有人这么说的时候,不禁目瞪口呆。至少在他呆过的那个年代,机关干部的收入还是不错的,至少不至于沦落到要靠做翻译来赚外快的地步。

    “老弟,你现在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等你到我们这把岁数,就知道钱不够花了。”一位看上去30来岁的干部拍着冯啸辰的肩膀,略带些自嘲地说道。

    “也不能完全这样说。”另外一名翻译者连忙表白道,“稿费什么的,也不是主要原因。咱们国家封闭的时间太长了,很多实践部门的同志都不了解国外的动态,我们利用业余时间翻译一些好文章出来,也是让他们能够开开眼界嘛。”

    “对对,利公利私,一举多得。”先前那位大嘴巴的仁兄赶紧附和道,大家私底下的聊天,没准就会被哪个多嘴多舌的人传到领导那里去。利用业余时间干私活挣点外快不算什么大错,但公开宣扬就不合适了。如果加个冠冕堂皇的大帽子,事情就好听了,领导也找不着理由来追究。

    唱高调的那位翻译者倒是注意到了冯啸辰的年轻,他满腹猜疑地看了冯啸辰半天,然后问道:“小老弟,你贵姓啊,怎么称呼?”

    “我姓冯,冯啸辰。”冯啸辰一边说着,一边在空白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他这个名字略有些文气,不写出来人家很难猜出是哪两个字。

    “啸辰,嗯嗯,好名字,好名字,你父母一定是高级知识分子了,能够给你取这么有学问的一个名字。”那翻译者带着恭维的语气说道。

    冯啸辰却是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用意,他笑着说道:“大哥你说笑了,我父母就是南江的普通职工而已,我父亲是个中学老师,母亲是个大集体职工,哪有什么文化,我的名字是别人帮着取的。”

    “南江来的?”那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踏实了。冶金局的大院既包括了办公区,也包括了宿舍区,经常有些职工的子女也会到资料室来看书。这二位见冯啸辰年轻,担心他是某位领导家的孩子,所以说话时加上了几分谨慎。现在听他说是从南江省来的,父母也的确是普通人,那么也就不足为虑了。

    “小冯,不错啊,能够看英文资料,怎么,你父亲是英语老师吗?”大嘴巴仁兄恢复了大大咧咧的态度,他翻看了一下冯啸辰正在看的杂志名称,随口问道。

    “不是,他是教物理的,不过英语也不错。”冯啸辰道。他从前骗罗翔飞的时候,说自己的外语是向爷爷冯维仁学的,但对这二位,他就没必要提爷爷的事情了,随便拽一个理由就行。

    三个人就这样认识了。那两位也都是借调干部,大嘴巴仁兄名叫王伟龙,之前是中原省一家冶金机械厂的工程师;唱高调的那位名叫程小峰,是凌北省有色冶金设计院的工程师。两个人都是运动前的大学毕业生,学历颇为不错,在各自的单位也都是业务尖子,所以才会被冶金局借调上来工作。

    起先,他们接到冶金局借调函的时候,都是颇为激动的,觉得自己算是一步登天了,能够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干出一番大事业。到了这里,才发现是进了一个超级大坑,每天都有应付不完的日常事务,干活的时候累得昏天黑地,静下来一琢磨,好像啥也没干,还不如过去在原单位搞搞技术革新啥的,好歹还有点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