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十二章 田秘书有点小心思

第十二章 田秘书有点小心思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冯,又来查资料了?”

    京城马家沟,经委冶金局大院的资料室里,资料员张海菊热情地向新来的临时工冯啸辰打着招呼。自从有一次冯啸辰答应帮张海菊在老家南江省买京城市面上难以见到的银鱼干和其他土特产之后,张海菊就把这个虽然年轻但极其懂事的新职工当成了自己人,在各方面对他大开方便之门。

    “是啊,张姐,又要麻烦你了,我今天想看《Mining_Equipment_International》杂志,麻烦你帮我取一下。”冯啸辰笑吟吟地说道。

    “没问题。”张海菊一边帮冯啸辰拿着资料,一边啧啧连声地赞道:“小冯,你可真了不起,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够看这种全外文的期刊,咱们局里好多运动前的正牌大学生都不一定看得了呢。”

    冯啸辰接过资料,笑着说道:“张姐太过奖了,我也是赶鸭子上架。罗局长急着要我整这份资料,而且指名要看外文资料,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不,我也是一边翻词典一边看的,连猜带蒙,但愿别闹出笑话就好了。”

    冯啸辰是上个月随着冶金局一干人一起返回京城的。罗翔飞够级别,而且日常工作繁忙,耽误不起时间,所以直接坐飞机从新岭回了京城。郝亚威等几个处级干部能够享受卧铺待遇,一路睡着回了京。冯啸辰作为一个尚未有明确身份的新人,只能跟着那些科级以及没有级别的工作人员一起坐硬座,咣咣当当地折腾了30多个小时,这才抵达了京城。

    冯啸辰到京城之后,罗翔飞安排行政处的一名干部给他办了一个临时借调人员的入职手续,承诺过一两个月再找下属企业给他落实一个正式编制。以冯啸辰的资历,想直接获得经委的编制,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能在下属企业当个正式工,再以借调名义留在经委工作,已经算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了。

    虽然冯啸辰在身份上只是临时工,但因为罗翔飞对行政处做了特别交代,要他们善待冯啸辰,行政处也不敢怠慢,在非常紧张的集体宿舍里给冯啸辰挤出了半间,让他与另外一名同样从下面企业借调上来的干部住在一起。那时候,经委的工作还刚刚恢复不久,许多部门里都有大量借调过来的干部,由于没有那么多住房可以安置他们,许多借调干部都是住在集体宿舍里的。

    与冯啸辰同宿舍的那位干部名叫曾永良,已经是30多岁,借调之前是临河省临河钢铁厂的一名副处长,资历比冯啸辰高得多。对于冯啸辰年纪轻轻就能够被借调上来一事,曾永良感到颇为惊讶与狐疑。不过鉴于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处到无话不谈的程度,曾永良也就非常聪明地暂时不去打听冯啸辰的背景了。

    罗翔飞在南江省的时候,与冯啸辰又进行过两次比较深入的谈话,冯啸辰的知识面之广、思想之开放,让罗翔飞极为欣赏。他原本打算,一回到京城就给冯啸辰安排一项具体的工作,让他在工作中得到历练。可回来之后,各种繁忙的事务一齐压了过来,让罗翔飞根本抽不出时间来考虑安排冯啸辰的事情,结果冯啸辰只能呆在行政处打杂,干着过去在南江冶金厅干过的那些勤杂工作。

    这样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冯啸辰终于接到了来自于罗翔飞的一个指令,那是由罗翔飞的秘书田文健带来的一个口信,让他去资料室查一些资料。

    “罗局长说了,你懂好几门外语,他让你这段时间到资料室去查一下国外矿山机械发展的情况。记住,要多看些外文资料,然后整理一个综述交给我。”田文健把冯啸辰从行政处叫出来,站在门口,用冷冰冰的口气对他吩咐道。

    冯啸辰没有在意田文健说话时的态度,只是问道:“罗局长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要结果?”

    “你尽快吧。”田文健模棱两可地答道。

    “哦,那好吧,我会尽快的。”冯啸辰简洁地回答道。对方跟他说话的态度里透着冷漠,他自然也懒得去跟对方绕舌。在南江冶金厅的时候,他见惯了这种眼高过顶的机关干部,这些人总觉得自己是干部身份,而冯啸辰是临时工,他们能与冯啸辰说句话就已经算是垂青了,还需要考虑什么语调和表情吗?

    “呃……”

    田文健没有想到冯啸辰会答应得如此爽快,一时有些愣了。他原本想着冯啸辰应当会问长问短,至少要问问查哪方面的资料,如何写综述,写多少字等等,这样他就有机会以一个老资格的身份好好地教育教育冯啸辰,挫一挫他的锐气。

    罗翔飞这次去南江,没有带田文健一起去。田文健是事后才知道罗翔飞在南江相中了一个年轻人,打破常规地把他带回了京城,似乎还有进一步培养的意图。

    罗翔飞回京之后,向田文健讲了一些关于引进技术的策略等方面的想法,让他去查查资料,再形成正式的文字。田文健察觉到,罗翔飞的这些想法与他去南江之前颇为不同,其中不乏惊世骇俗之处,稍一打听,才知道自家领导的这些思想都是因为与那个临时工冯啸辰交流而产生的。

    田文健清楚地记得,罗翔飞在讲到兴奋之处时,不小心冒出了一句:“小田啊,你当我的秘书,思想也要再开放一些。那个小冯的很多想法,就让我觉得非常有启示。当秘书的人,不但要做领导的耳目,还要做好领导的参谋,这一点你可以向小冯好好学一学。”

    罗翔飞这话,当然是出于勉励田文健的需要。但听在田文健的耳朵里,可就是十分的刺耳。田文健这个“小田”,与冯啸辰那个“小冯”相比,虽然都是“小字辈”,但岁数却差出了将近一倍。田文健今年已经是三十五六岁了,在给罗翔飞当秘书的过程中,他一直觉得自己算是耳聪目明、心有灵犀,谁知道罗翔飞跑到南江见了个不到20岁的孩子,回来就把他给贬得一无是处了。

    从那一刻起,冯啸辰就已经被田文健挂上了黑名单,属于他需要找机会敲打一下的对象。当然,在罗翔飞面前,田文健是绝对不会表露出这种想法的,他信誓旦旦地向罗翔飞表示要抽空去和冯啸辰沟通沟通,学一学他的开放思维,以便更好地为领导服务。

    这一次罗翔飞让田文健去给冯啸辰安排查资料的任务,事先也是叮嘱了几句的,说冯啸辰可能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田文健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向他传授一下。田文健满口答应,但在心里却打定主意,要利用这个机会让冯啸辰搞清楚自己的斤两,以后别总在领导面前自吹自擂。你不过就是因为帮领导找了一张图纸,领导一时高兴,把你带到了京城,你还真以为自己就是什么天才少年了?

    作为一名局长秘书,田文健当然不会像个没涵养的生产队干部那样随随便便就把人揪过来训斥一番。他在心里反复盘算过了与冯啸辰对话的方式,他想,冯啸辰乍接到这个任务,定然会是诚惶诚恐的。他应当会向自己打听罗局长最关心的是哪方面情况,他应当查哪些期刊才能找到这些资料,要如何写才能让罗局长满意。届时,自己就可以严肃地批评他,告诉他做事情不要总想着投机取巧,领导想到的事情要做好,领导没有想到的事情,他更要做好,这才是一个下属的本份。

    比如说:

    “小冯啊,罗局长对你是非常看重的,否则也不会把你这样一个只有初中文凭的临时工调到经委来。你居然提出这样幼稚的问题,这会让罗局长非常失望的!”

    “小冯同志,领导把这样一个任务交给你,是希望你能够给领导提供思路,而不是反过来让领导给你提供思路,如果你连起码的工作思路都没有,怎么能够成为领导的得力助手呢?”

    “冯啸辰,南江省冶金厅难道就没有教育下面的干部干工作要自己多动脑子吗?什么事情都要问,那还需要你的主观能动性干什么?”

    “……”

    这是田文健预先准备好的各种批评方式,在脑子里斟酌这些语句的时候,田文健就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他在心里盼着冯啸辰赶紧向他求教,届时他就可以把这些话当成集束火力,倾泄到冯啸辰的头上,最好能够让他留下一个永久的心理阴影,从此再不敢在自己的面前得瑟。

    可是,让田文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冯啸辰居然只问了一句时间要求,就不再说其他话了,似乎田文健给他交代的是一件非常简单、非常轻松的工作,他根本用不着费什么精神就能够圆满完成。

    “怎么,小冯同志,对于罗局长的要求,你就没什么疑问了吗?”田文健忍不住要提示一番了。他把冯啸辰的淡定理解成了肤浅,没错,这个小年轻肯定不知道做资料综述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没准他还以为就是去资料室抄一篇现成的文章呢。

    “就是矿山机械吧?没什么疑问呀。”冯啸辰用围观傻瓜一般的目光看着田文健,说道。

    “那好吧,你就抓紧时间做吧。不过我可提醒你,罗局长对于工作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如果你做出来的东西不能符合他的要求,他是会严厉批评你的,到时候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哦。”田文健用威胁的口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