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十一章 合伙人

第十一章 合伙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什么什么,你要去京城工作了?”

    “个体户执照是上面的领导帮你弄到的?”

    “开个饭馆要花不少钱呢,你家里能不能拿得出来?”

    “什么,给我20%的干股,不不不,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陈抒涵感觉自己就像是插队的时候坐在乡下的竹排上,整个人随着江水起起落落,脑子晕晕乎乎的,无数的信息让她应接不暇。

    要开饭馆,当然不能赤手空拳,租房子,买桌椅板凳、厨具、柴米油盐,都是要花钱的。冯啸辰不想让冯凌宇开一个简陋的路边摊,他希望有一定的营业面积,厅堂里要有简单的装饰,餐具看起来略有点档次,这样粗算起来,差不多就要七八百块钱了,这笔钱对于陈抒涵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可冯家却是拿得出这笔钱的,这件事,还得从冯维仁那里说起。冯维仁在运动之前,就是冶金厅的高级工程师,工资有200多块钱。运动中,他被打成反动权威,工资减了一半,当然,在那年代里仍然算是高薪一族。这也是一个挺有趣的现象,许多被打倒的官员、专家等,经济上依然是很富足的,有些官员甚至还享受着原来的政治待遇,可以看符合自己级别的内部文件。

    运动结束之后,国家落实政策,其中有一条就是要补发当年被扣减掉的工资。冯维仁一次拿到了1万多块钱的补偿,成为最早的一批万元户。冯维仁把补发工资的零头,其实也有几千块钱的样子,拿去送给了当年照顾过他的一些人,余下的整1万块钱等分成两份,分给了在新岭工作的大儿子冯立,以及早年就到西部军工企业去工作的小儿子冯飞。把浮财都散尽之后没多久,他就撒手而去了。

    冯立两口子拿到父亲给的5000块钱,先抽出不到1000块钱给自己的小家添置了黑白电视、电风扇和手表等用品,余下4000块钱则存入了银行。用何雪珍的话说,家里有两个大小子,未来都是要娶媳妇的。这年头,姑娘的眼界越来越高,胃口越来越大,平均一个孩子留2000块钱的结婚费用,还远远不够呢。

    这一回,冯啸辰要离家北上,临走还抛出一个让冯凌宇开饭馆的主意。何雪珍再舍不得,也只能忍痛到银行取出了1200块钱,一半用于给大儿子置办行装,加上必要的盘缠,另外一半,就用来支持小儿子开饭馆了。但愿这个饭馆真的能像大儿子说的那样,一年之内就把投进去的钱翻着倍地赚回来。

    冯啸辰前一世花钱,都是以“亿”为单位的,百亿、千亿级别的项目,他也经手过。在开饭馆这件事情上,他显得非常大气,而且也深信这种大气是不会有问题的。他给陈抒涵开出的条件,是包一日三餐,每月30块钱的工资,除此之外,还有饭馆的20%干股,能够参与年底的分红。

    开出这个条件,其中有报恩的成分,更主要的是出于稳住陈抒涵这样一个核心员工的需要。冯啸辰未来想做的事情远远不止一个小饭馆,他必须要有几个自己信得过而且有足够能力的人作为自己的帮手。陈抒涵是与他共过患难的,她现在正处于最困难的时候,冯啸辰拉她一把,不怕她未来不会投桃报李,还之以百倍的忠诚。

    “姐,你这样说,就是见外了。”冯啸辰道,“你想想看,当初在知青点的时候,我吃过你多少东西,我说过一个‘不’字吗?你说过把我当成亲弟弟的,难道亲弟弟的企业,给你20%的干股,还算什么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抒涵着急地辩白着,说完之后才发现,其实她想说的正是这个意思,那就是她绝对不能要股份,另外,工资也太高了,包吃饭的情况下,给20块钱一个月就很不错了,她可不认为当初自己对冯啸辰的照顾算是什么恩情,那不就是两个离家孩子的互相帮助吗?在自己最孤单、最痛苦的那段时间里,十几岁的冯啸辰那天真的笑声,给了她多少慰藉啊。

    “姐,你帮我分析一下,饭馆选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还有,我们应当如何经营,是以早点为主,还是以正餐为主。小宇没什么经验,我又马上要去京城,饭馆能不能撑下去,就看姐姐你的了。”冯啸辰把话题引到了饭馆的经营方面,避开了与陈抒涵争论待遇问题的尴尬。

    陈抒涵也知道现在这样互相谦让是没个结果的,等到具体分红的时候,她再推辞也就罢了。听到冯啸辰向自己问计,她把长辫子拖到胸前,一边玩弄着辫梢,一边照着自己过去无数次的盘算侃侃而谈:

    “饭馆一定要找一个人比较多,而且周围的人比较有钱的地方。其实,我觉得琴山路这一带就不错,光我们柴油机厂,就有很多青工是会经常到饭馆里打打牙祭的。他们工资不低,一个人花,非常宽裕,只要我们能够变着花样推出一些好菜,他们肯定会来吃饭的。至于说经营方向嘛,我觉得早点和正餐都要做。早点做些包子、稀饭、茶叶蛋之类就可以了,正餐才是最赚钱的,一盘炒肉丝,起码可以卖到3块钱,成本连1块钱都用不了……”

    她越说越是投入,几乎完全把自己代入了老板娘的角色,脸上的神采也越来越灿烂,全然没有了过去这一年中如影随形的那份落寞。冯啸辰一边听着,一边在心中暗自称赞,看来自己的第一感觉是非常准确的,陈抒涵的确是一个既有热情又有头脑的好合作者。未来自己有了新业务之后,冯凌宇将会撤出来,这个饭馆完全可以全部交给陈抒涵去经营,过上一二十年,没准能成为一个巨无霸的餐饮集团呢。

    “陈姐,这么说,你答应过来帮忙了?”冯啸辰打断了陈抒涵的讲述,对她问道。

    陈抒涵看着冯啸辰,满脸感激地说道:“啸辰,其实不是我去给你帮忙,而是你在帮姐的忙呢。我知道,你是知道姐姐现在没工作,想拉姐姐一把。以你开出来的条件,随便找个比姐强100倍的人也是很容易的。”

    冯啸辰摇摇头,说道:“姐,你说错了。我是看中姐姐你的能力,还有就是我相信姐姐你的人品。随便找一个人容易,可是想找到一个真心实意愿意帮我把事情做好的人,就不容易了。”

    “姐姐谢谢你。”陈抒涵道,“这件事我答应下来了,只要你觉得姐姐还有用,姐姐就会一直做下去。什么时候你觉得有更合适的人了,只要说一句,我马上就走。”

    “哈哈,那我可舍不得。”冯啸辰笑道,他推了一直在旁边插不上话的冯凌宇一把,说道:“小宇,你还不赶紧谢谢陈姐。”

    “嗯嗯,谢谢陈姐,以后饭馆的事情,就全仗陈姐了。”冯凌宇向陈抒涵鞠着躬,结结巴巴地说道。这种半大孩子,还属于在生人面前会害羞的年纪,陈抒涵刚才谈论经营方略的时候,气场颇足,已经把冯凌宇给镇住了。

    “陈姐,我过两天就走,饭馆的筹备工作,我就插不上手了。”冯啸辰说道,“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你和小宇马上就开始筹备。饭馆的地点,可以选在琴山路这一带,我也觉得这里是个不错的地方,但具体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房租多少,就需要陈姐你费心了。还有,咱们的合作,就从今天算起吧,我先把这个月的工资结算给你,以后的工资就由小宇给你发了。”

    说到这里,冯啸辰从兜里掏出三张大团结,放在了陈抒涵家的饭桌上。

    陈抒涵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抓起钱就要塞还给冯啸辰,嘴里说道:“不行不行,我现在怎么能拿工资呢?饭馆还没开张呢,光是一个筹备,不能拿钱的……”

    冯啸辰拉着陈抒涵的手,把钱按回了她的手心,说道:“姐,既然已经是一家人了,就不要说这种两家的话。我知道你现在缺钱,这钱就权当是预支给你的,等到年底分红了,你再退还给我也不迟。你现在连钱都不拿,你让我能放心地离开新岭吗?”

    冯啸辰把话说到这个程度,陈抒涵没法不收下钱了。她把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说道:“啸辰,你放心去京城吧,这边的事情全交给我了,姐就算拼出这条命,也一定会把你的事情办好。还有,你到京城以后,要好好工作,姐相信你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好,有姐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冯啸辰微笑着站起身,向陈抒涵告辞。

    陈抒涵把冯家兄弟俩送到楼梯口,冯凌宇先一步下楼梯了,冯啸辰在陈家门口与陈抒涵说着道别的话。陈抒涵一边习惯性地帮冯啸辰整着衣服的领角,一边细细叮嘱道:“出门在外,自己多加小心,别跟人斗气,知道吗?”

    冯啸辰心里涌上来一阵暖意,他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了陈抒涵一下,轻声说道:“姐,谢谢你。”

    “干嘛呀你!”陈抒涵窘得面红耳赤,慌乱地从冯啸辰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挥拳轻轻地砸了他一下,脸上却看不出什么不悦的神色。

    “哈哈,不好意思,看美国电影习惯了。”冯啸辰才觉悟出自己的举动有些过于超前于这个时代了,他掩饰地笑着,蹬蹬蹬地跑下楼梯,只甩下了一句话:“姐,等我从京城回来,给你带烤鸭。”

    “这个小坏蛋!”陈抒涵摸着还有些燥热的脸颊,轻轻地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