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七章 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

第七章 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冶金厅招待所,罗翔飞住的豪华套间里。

    其他人都被罗翔飞打发走了,坐在单人沙发上与罗翔飞面对面的,只有冯啸辰一个人。罗翔飞坐在长沙发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冯啸辰,心里不断地暗暗称奇。

    换成一个其他什么人,面对着一个地位比自己高出七八级的部委领导,即使不说是诚惶诚恐,至少也会有那么几分紧张吧。冯啸辰倒好,坐着冶金厅的小轿车前往招待所的路上,他还装出几分拘谨的样子。等到郭华刚离开,只剩下罗翔飞和他二人在屋里时,他的表情就完全放松了,像是经常与这个级别的领导谈笑风生一般。

    “你抽烟吗?”罗翔飞拿出烟盒,向冯啸辰示意了一下。

    “不抽,谢谢罗局长。”冯啸辰摆摆手道。

    “我听刘厅长说,你是会抽烟的。”罗翔飞道。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抽是会抽,不过在您面前抽烟不合适。”

    倒是一个懂得分寸的孩子,罗翔飞对冯啸辰的评价又好了几分。以冯啸辰的地位,在罗翔飞面前不卑不亢,反映的是一种自信。但如果叼着一支烟吞云吐雾,就未免过于轻佻了。

    罗翔飞没有再劝,他自己点了支烟,抽了两口,然后说道:“小冯,说说吧,你都会些什么。”

    “会些什么?”冯啸辰想了想,微微笑了起来,“这个可真不好说,我爷爷会什么,我就会什么吧,其他的,可就不会了。”

    “嚯,好大的口气!”罗翔飞差点被烟给呛着了,“冯老用了几十年学的东西,你才跟着他学了四五年,就都会了?”

    冯啸辰道:“当然不如爷爷那么精通,不过大体上的东西,我还是懂一些吧。爷爷过去是靠自己摸索着学习的,我有爷爷指点,学起来当然更快一些。”

    “我记得冯老懂五国语言,你懂几国?”罗翔飞问道。

    “英、德、日、俄,加上西班牙语,也是五国吧……对了,不算汉语的前提下。”冯啸辰说道。冯维仁过去曾在孙子们面前说过自己会几门外语,而这几门外语也恰恰是前一世那个冯啸辰懂的。21世纪的中央部委,进人的门槛一年比一年高,名校和海归的博士都属于打酱油的角色,重装办又尤其如此。冯啸辰能够在重装办成为重点培养的储备干部,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没几把刷子,能在这样一个人才如云的机构里出头吗?

    “你说你懂日语?”罗翔飞怀疑地问道。

    “不用借助词典,我基本上能够读懂日方的所有文件。”冯啸辰淡淡地说道。

    “德语呢?”

    “看我爷爷留下的专业书,略有一些困难,好在他临终前还买了一本德汉大词典。”

    “西班牙语也会?”

    “能做日常交流吧,看专业资料有点困难。”

    “你说的都是真的?”

    “这种事……想骗人也难吧?”冯啸辰笑着说道。

    “的确是……”罗翔飞喃喃自语道,他如果想考一下冯啸辰,随便找几份资料给冯啸辰看看就知道了。冯啸辰能够从日方提供的图纸中发现破绽,没有一点日语功底恐怕是不成的。语言能力这种事情,是最难做假的,冯啸辰就算想吹牛,也不会在这方面吹吧。

    “这些情况,乔厅长他们知道吗?”罗翔飞问道,他也知道这个问题是多余,乔子远他们如果知道冯啸辰的本领如此逆天,怎么可能会让他当个勤杂工呢?

    冯啸辰摇摇头,道:“这些事,我没有跟别人说过……甚至我爸妈都不清楚。”

    “为什么?”罗翔飞有些好奇。

    冯啸辰假装愤青地说道:“说了有什么用,我不还是一个临时工吗?”

    “可你现在为什么跟我说了呢?”罗翔飞又问道。

    冯啸辰道:“我知道瞒不过你,你比乔厅长他们目光都更敏锐。”

    “也许是他们没重视你吧。”罗翔飞替乔子远他们开脱了一句,冯啸辰这话,明显有些拍他的马屁了,偏偏拍得他还挺舒服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想了想,又说道:“其实,如果你不在我的便笺纸上写下那个图号,我也不会注意到你的,你可以继续隐瞒下去。”

    “我不能不写。”冯啸辰说道。

    罗翔飞道:“为什么?”

    “良心。”冯啸辰简单地回答道。

    “我替国家感谢你。”罗翔飞郑重地说道,说完,他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的?在这之前,有没有用什么方法提醒过乔厅长和陆工他们?”

    这个问题已经比较敏感了,如果冯啸辰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却迟迟不说,直到罗翔飞来了,才以这种方式说出来,那么就说明冯啸辰透露此事是带着某种目的的。用俗话来说,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与他标榜的“良心”就挨不上了。

    冯啸辰当然不会给自己落下这样的话柄,事实上,早先那个冯啸辰根本就看不懂图纸,只是在十几天前,他穿越过来,才具备看这些图纸的能力。KBS-3720这个图号,也不是冯啸辰大海捞针一般从几吨图纸里找出来的,这是来自于他前世的记忆,他充其量也就是在搬图纸的时候,找到这份图又确认了一遍而已,这也不过就是几天前的事情。

    “我是前几天才偶然发现这个问题的。”冯啸辰道,“因为你们要来,厅里让我们几个人把图纸搬到会议室去,晚上还要留下来值班。我闲着没事,翻了一些图纸,恰好看到了这张。”

    “真是万幸啊。”罗翔飞接受了冯啸辰的解释,这其实也是最合理的一个解释。他又抽了两口烟,然后说道:“小冯,听你的意思,过去这半年里,南江冶金厅和日方谈判,你一直都是在场的,对于这个引进项目,你有什么看法?”

    “可以直说吗?”冯啸辰问道。

    “当然要直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咱们党一贯的作风。”罗翔飞说道。

    冯啸辰笑了笑,说道:“依我说,这个项目从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走到今天这一步,其实是在所难免的。”

    “呃……后生可畏啊。”罗翔飞长叹了一声,换成一个其他的什么工作人员,敢在副局长面前这样说话,恐怕当即就可以卷铺盖滚蛋了。1780热轧机的引进工作,是由冶金局和南江省冶金厅共同承担的,有关的工作原则、工作方向,也是双方深思熟虑的结果,其中罗翔飞也贡献了一部分思想。冯啸辰上来就说项目的方向是错的,这岂不是把一船人都给打了,罗翔飞也就是意志还算坚强,否则这会早就被气得休克了。

    “你说说看,为什么项目的方式一开始就是错的。”罗翔飞决定认真地听一听这个年轻人的想法了,敢出此狂言的人,要么是真正的智者,要么就是个愣头青,罗翔飞在心里觉得冯啸辰属于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起码能达到九成九吧。

    “首先,我们把进口的方向限定在RB企业身上,就是一个错误。”冯啸辰发话了,他可丝毫不认为自己会在罗翔飞面前露怯,不好意思地说一句,他的许多观点,恰恰就是罗翔飞自己在若干年后反思的结果,他可是没交版权费的哦。

    “在整个西方世界里,RB是与中国经贸往来最为密切的,我们选择RB企业作为引进来源,有什么不妥?”罗翔飞反驳道。

    冯啸辰道:“正因为RB与中国经贸往来最为密切,所以RB人对于中国政府的决策风格最为熟悉。他们知道我们缺乏国际化经验,在国际技术交流中有弱者心态,容易被外方左右,因此在谈判中能够熟练地使用各种技巧,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呃……”罗翔飞语塞了。这也算一个理由?他细细地想了一下,终于无奈地承认冯啸辰是对的。他与许多西方国家的客商都打过交道,只有与RB人打交道的时候,是最为舒心的,人家会把各种事情都考虑周全,处处都迎合中国人的心理。他原来只觉得这是积极的一面,现在想来,人家对自己熟悉,自己却不了解人家的规则,在谈判之中,不吃亏才是奇怪呢。

    冯啸辰继续说道:“相比之下,美国和欧洲的厂商,由于对中国不了解,在谈判的时候反而不敢过分,生怕被我们抓住把柄,影响双方的关系。尤其是联邦德国的企业,为了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新兴市场的态度是非常谨慎的,他们会宁可自己吃点亏,也不让中国人觉得吃亏。如果我们一开始就选择与联邦德国进行合作,类似于抽水马桶这样的问题,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这是你自己悟出来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罗翔飞已经惊得目瞪口呆了,这哪里还是一个不满20岁的临时工说出来的话,经委那些资深的外贸官员,对这个问题的领悟,似乎也不及冯啸辰更深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