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六章 一棵好苗子

第六章 一棵好苗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啸辰,你不会是又闯什么祸了吧?”

    听到罗翔飞的话,冯立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大事不妙。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儿子有本事帮国家经委的大局长什么忙,而且还惹得大局长亲自上门来道谢。在他看来,冯啸辰肯定是犯了什么错误,招惹了罗翔飞,罗翔飞大人不计小人过,没有向冶金厅的领导告状,而是跑到家里来敲打一下,当然,用的是凭吊冯维仁这样一个说得上台面的理由。

    “没闯祸啊。”冯啸辰实在是太佩服便宜老爹的脑洞了,想到自己的前身是如此不堪,他又有几分惭愧的感觉。他向父亲解释道:“今天厅里开会,罗局长要找一张图纸,是我帮他找到的,其实是很小的事情,难为罗局长还惦记着。”

    “可不是什么小事。”罗翔飞纠正道,“就这么一张图,暴露了我们前期工作中的重大缺陷,最起码能够为国家节省2000万以上的外汇资金,这件事情还小了?要我说,给小冯同志披红挂彩开表彰会,都不为过呢。”

    冯啸辰笑道:“罗局长这话可让我无地自容了,找张图的事情,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嘛。图就在那里,只要愿意去找,总是能够找到的。”

    “这不一样。”罗翔飞道,“这么多人都看过这些图,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把这张图找出来,偏偏你小冯就把它找出来了,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缘由啊?”

    冯啸辰苦笑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缘由……但手熟耳。”

    这是卖油翁里的典故了,卖油翁用一个铜钱盖着油壶,通过铜钱中间的孔向油壶里倒油。油自钱孔入,而钱不湿。众人称赞他技艺高超,他说:无它,但手熟耳。

    刚才罗翔飞与冯啸辰这番对话,在郭华刚听来,觉得平淡无奇。虽然郭华刚没有参加会议,但也知道冯啸辰就是负责帮工程师们找图纸的,想必是罗翔飞想要找某张图,冯啸辰很快帮他找到了。这种事情,的确可以用“但手熟耳”来形容,根本就不值得罗翔飞专门提起来。

    而罗翔飞和冯啸辰二人心里却是非常明白的,罗翔飞夸奖冯啸辰,当然不是因为他根据一个图号找到了图纸,而在于他在便笺纸上给罗翔飞写下了这个图号。罗翔飞原来还只有三两成怀疑这个图号是冯啸辰写的,现在与冯啸辰对了几句话,他已经能够确信了,的确是冯啸辰从海量的图纸中发现了这样一张图,并通过隐蔽的方式,向他进行了通报。

    罗翔飞猜不透冯啸辰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乔子远或者陆剑勇,这样一来,他完全可以得到冶金厅的垂青,从而一举改变诸如刘惠民等人对他的偏见,说不定能够从后勤调到某个“坐办公室”的岗位去,享受更高的待遇。以罗翔飞的猜测,冯啸辰或许是拿不准这件事对省厅会有什么影响,不敢贸然行事,所以才如此藏头缩尾。而等到罗翔飞把图纸展示出来之后,冯啸辰再承认此事与自己有关,就更不合适了,乔子远他们绝对会把他当成一个叛徒,从而让他在冶金厅无法容身。

    想到这些,罗翔飞自然也就不会公开点明这件事情了,只能和冯啸辰打打机锋。他喝了一口水,然后对冯啸辰问道:“小冯,你过去学过冶金吗?”

    “学过一点。”冯啸辰大言不惭地答道。

    冯立和郭华刚在一旁,都咧了咧嘴。冯立是知道自家儿子的情况的,他啥时候学过冶金了?至于郭华刚,对冯啸辰的成见更深,心里暗暗骂着这家伙太无耻,为了讨经委领导的欢心,居然敢撒这样的弥天大谎。

    “你是在哪学的?”罗翔飞又问道。

    “在插队的时候。”冯啸辰道,“我爷爷在家里教了我一些,然后让我带了些书去知青点看,我有看不懂的地方,就回家来向爷爷请教。这样学了四五年吧,算是有点入门了。”

    “有这样的事?”冯立实在忍不住了,在一旁插话道。冯维仁的学识,自然是非常渊博的,冯立作为他的儿子,继承了不到十分之一,也就够到中学当个物理老师了。至于冯啸辰,在冯立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跟冯维仁学习的经历,说什么带书到知青点去看……这真的是自己那个成天闯祸惹事的大儿子吗?

    “那时候你不是在乡下中学教书吗?我回家来向爷爷学习的事情,你当然不知道。”冯啸辰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冯立想了想,似乎儿子在自己的视野中也的确有一段空白的时期,莫非就是那个时候,儿子向自己的父亲讨教过冶金技术?至于说带书去看的事情,认真回忆一下,好像……似乎……也许,嗯,就算是有那么回事吧,当着经委领导的面,他总不能直接说儿子在撒谎吧?

    “这倒也是。”冯立道,“啸辰在学校里学习成绩不是特别好,不过平日里倒是挺喜欢看书的,尤其是对技术类的书籍,有一些兴趣。”

    “我爷爷留下的书,我哥都看过了,有些还是德语的呢。”站在另一个角落里等着听吩咐的冯凌宇也发话了。他搞不懂进来的这位什么罗局长是怎么回事,但听冯啸辰反复强调自己看过很多书,最后冯立也出来为冯啸辰做证,冯凌宇觉得自己也该说点什么才好。

    他也不懂什么叫分寸,为了证明哥哥的确很牛叉,他索性把牛皮吹上了半天。在他想来,这些话也不算是假话,这几天冯啸辰的确是把爷爷留下的所有书都翻了一遍,包括那些鬼画符一样的德文书。自己的哥哥居然懂德文,这是多么牛的一件事啊,他自己都忍不住想飘起来了。

    “你懂德文!”

    冯凌宇的话,一下子把整个屋子里的人都雷住了。罗翔飞的反应最为强烈,他瞪着冯啸辰,吃惊地问道。

    呃,这个弟弟可真是猪队友啊……冯啸辰在心里无奈地说道。他还真懂德文,而且水平颇为了得,这是上一世搞技术引进的时候,专门去学的,毕竟德国是中国引进设备的一个重要来源国,搞装备的人,懂点德文实在是太正常了。这几天,他把爷爷留下来的书找出来翻了一遍,对其中一些德文书也浏览了一个梗概,或许冯凌宇就是那个时候发现他在看德文书的,这时候为了帮自己吹牛,就直接抖搂出来了。

    “爷爷教过我一点。”冯啸辰拿不准该说到什么程度才合适,于是模棱两可地答道。他同时向罗翔飞使了一个哀求的眼神,那意思是说:大叔啊,再说下去我就穿帮了,你别恩将仇报好不好?

    罗翔飞的心里翻江倒海一般,他觉得自己已经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在此前,他觉得冯啸辰大概是有一些家学渊源,看得懂机械图纸,又误打误撞地发现了那张抽水马桶的图纸,所以才能向他提出警示。现在看来,冯啸辰的本领远不是会识图这一点能够概括的,他跟冯维仁学了四五年的冶金技术,甚至还学了一点德语,能够看德文的专业书籍,仅凭这一点,就值得当成一个人才来用了。

    十年运动,中国的教育体系被冲击了个底朝天。在今天的中国,想找一个懂德语,同时还懂一点冶金和机械的年轻人,比自己造一条热轧生产线还难。那些早年学过德语的工程师,最起码也是四十开外了,有些人早已荒废了专业,那些还能够工作的,无不是各个单位的骨干,根本不可能被借调出来干别的事情。

    经委和德国厂商谈判,经常找不到合用的德语人才,无奈何,只能找个英语翻译,把中文译成英语,再由对方带来的翻译把英语译成德语,这样转了几道弯,有些话的意思都被篡改了,为此闹出来的笑话和纠纷,就不必细数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会德语,懂冶金,而且还有一双敏锐的眼睛,能够从大家都注意不到的地方,发现一个隐藏的抽水马桶,这种人放到南江省冶金厅当个勤杂工,真是暴殄天物了。

    罗翔飞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回去向乔子远等人隆重推荐冯啸辰这么一个宝贝,让他们把冯啸辰调到重要的岗位上去。他转念一想,一个邪恶的念头冒了上来:这么好的一棵苗子,我干嘛要留给别人用呢?何不暗渡陈仓,把这年轻人弄到京城去。好好砺炼几年,想必就能够独当一面了,届时乔子远等人脸上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吧?

    “对了,小冯,你父亲是物理老师,我看你家还有电烙铁,想必你会修收音机吧?我从京城带来的收音机,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线碰断了,你能跟我到招待所去,帮我修修吗?”

    罗翔飞岔开刚才的话题,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对冯啸辰发出了要约。他决定,要找一个单独的场合,与冯啸辰好好地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