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章 这根本不是轧机部件

第三章 这根本不是轧机部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会议室服务员冯啸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冲动,趁着中午休息没人的时候,在罗翔飞的便笺纸上写下了这个图号。看到罗翔飞注视自己的眼神如锥子般锐利,他忽然有些忐忑了:

    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把自己暴露出来,真的合适吗?

    自己真的准备好了现在就冲上这汹涌的时代潮头吗?

    冯啸辰是冶金厅后勤处聘用的一名临时工,是按“落实政策”的规定被招收进来的。此前,他初中毕业就当了知青,在南江省下面的一个贫困县里里插队,足足扛了三年多的锄头,这才随着返城的知青潮回到了省城,进了冶金厅。由于学历低,也没啥技术,加之机关里对于这类非“老三届”的知青颇有一些歧视,冯啸辰被分配在后勤处当了一名勤杂工,每天的日常工作就是扫扫楼道,打打开水,或者当当搬运工之类。

    这次罗翔飞带着六七名京城的官员到冶金厅来谈压缩经费的事情,冯啸辰被安排在会议室担任服务工作,这堆图纸就是他和另外几名勤杂工从库房里搬过来的。类似于这样的工作,在过去一年中,他已经干了十几回。

    每次RB人过来谈判,冯啸辰他们就要把几吨重的图纸从库房搬到会议室,再分门别类地码好。谈判期间,冯啸辰他们要轮流在会议室里值班守夜,防火防盗防间谍……如果有间谍的话。等谈判结束,冯啸辰又要负责把图纸运回库房保存,同样要按门类摆好,以便技术人员随时调阅。可以这样说,陆剑勇他们这些工程师,对这堆图纸的了解,都不如冯啸辰深入。

    当然,前面所说的,还是十几天前的那个冯啸辰。而现在站在罗翔飞面前的,早已不是过去那个只有初中文凭,连ABC都写不出来的返城知青,在他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来自于40年后的灵魂。

    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战略处处长,被誉为最年轻、最得力、最有前途储备干部的冯啸辰也不知道自己误触了哪个机关,居然身不由己地穿越了茫茫时空,来到了1980年的南江省,附身在这么一个冶金厅临时工的身上。乍到这个时空的时候,他甚至不习惯于钞票上的“大团结”图案,无法忍受没有卫生间的蜗居。十几天过去,他总算是把原来身体里那个灵魂消化得差不多了,能够坦然地称呼自己的父母,也学会了叼着一支劣质香烟与后勤的其他小年轻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这一次的协调会,是冯啸辰穿越之后第一次参与这么高级别的会议,当然,说“参与”实在是高抬他了,他的身份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服务员而已,在刚才那一刻之前,罗翔飞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也许连他在会议室里的存在都没有察觉到。

    旁人把站在屋角的冯啸辰当成小透明,冯啸辰自己却觉得是深陷在会场之中。听着众人口若悬河,却没有一句话落在最关键的点子上,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冲到会议桌前,猛拍一下桌子,大喝一声:你们都给我闭嘴,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在前一世,冯啸辰作为重大装备办的处长,参加过无数比这个级别更高的协调会,也参与过无数与外商的谈判。钢铁设备的那些事情,他可以了如指掌,没什么能够瞒过他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对于南江钢铁厂这座1780毫米热轧机,冯啸辰曾经有过专门的研究,他不但和会议室的众人一样,知道这座轧机的过去,他还非常清楚这座轧机的未来。

    在冯啸辰进入重大装备办的时候,南江钢铁厂1780毫米热轧机还在运行,只是已经濒临被淘汰拆除的命运了。这条热轧机的引进,在80年代初是一件非常轰动的事情,同时也是装备行业里很敏感的一个话题。有关这条轧机引进中出现的一些事情,在公开场合里,大家都是要慎重地予以回避的。

    冯啸辰曾经有一个偶然的机会,到一位退休多年的老领导家里去送一些年节礼物。在老领导家的墙上,他看到一张已经发黄的图纸,上面用粗粗的红笔批着“耻辱”二字。那时候的冯啸辰人微言轻,自然不敢向老领导询问事情的原委。事后,他旁敲侧击地从其他同事那里了解到,这张图纸来自于南江1780热轧机,而老领导当年恰恰就是参与热轧机引进谈判的官员。

    据当年在老领导身边工作的人员透露:在热轧机投产的庆功宴上,老领导喝得酩酊大醉,回到招待所之后放声痛哭,说1780热轧机的引进,是他终生的耻辱,他革命大半辈子,临退休前却对国家、人民犯了这么大的罪,已经无脸去见先烈了。

    冯啸辰清楚地记得,这位老领导的名字,正是罗翔飞,而挂在他家墙上的那张图纸,图号正是KBS-3720。

    当年的罗翔飞,是直到项目投产之后,才看到了这张图纸。或者说,是专门去找到了这张图纸。而这一次,借着冯啸辰的提醒,这张图纸提前出现在了罗翔飞的面前。

    “小侯,陆工,你们先暂停一下,麻烦过来帮我看看这张图纸。”

    罗翔飞对着图纸看了足足五分钟之后,突然发话了。众人都停了下来,诧异地看着脸色有些铁青的罗翔飞。刘惠民帮着在会议桌上腾出了一个地方,让罗翔飞把图纸放下。国家冶金设计院工程师侯守鹏和陆剑勇等人一齐走过来,伏在桌上开始研读这张图纸。

    “这是个连轴滑块吗?”

    “我觉得是个锥套吧?”

    “可能是牌坊的一个部件,三角支座?”

    “唉,单看孤立的一张图,哪猜得出来……”

    众人开动脑筋,纷纷往自己熟悉的部件上去联想。一套热轧机的部件成千上万,光重量就有几万吨之多,单凭着一张图纸,要想分析出这个部件是哪个地方的,还真不容易。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过去所使用过和所建造过的轧机,都是以50年代苏联援建的鞍钢1700毫米轧机作为蓝本的,70年代的RB轧机与50年代的苏联轧机有着天壤之别,大家连看总体结构都有些困难,何况是其中分拆出来的一个部件。

    罗翔飞最初看到这张图纸的时候,也带着这样的思维,所以百思不得其解。但随后,他就猛然想到这个图号是有人特地写在自己的便笺纸上的,显然是有什么蹊跷之处,不可以常理度之。这样一想,他的思维就放开了,放开之后的结果,就是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玩艺,心里一股莫名的邪火一下子升腾了起来。

    “大家别拘泥于轧机,往别的地方多联想一下,想想自己在日常见过这样的东西没有。”罗翔飞黑着脸,向众人提醒道。

    “日常?”

    众人都有些懵了,谁日常和钢铁厂设备呆在一起?钢铁厂的设备,又怎么会联系到日常里去了。

    陆剑勇好歹是在这套图纸里下过一些工夫的,他粗粗地把整套图纸的情况回想了一下,然后再仔细端详着这张KBS-3720,沉默了几分钟,他突然爆出了一句粗口:

    “特喵的,天杀的小鬼子!”

    “我日-他小鬼子的先人,太特喵操蛋了!”侯守鹏也反应过来了,直接就把RB人的先祖问候了一遍。

    “我-艹!”又有人也附和起来。

    “什么意思?”有看不明白的人开始向同事询问了。

    “你在家里没见过,在冶金厅招待所里,你也没见过?”同事提醒道。

    “我日!这算个什么卵事啊!”

    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过来了,即便当年大多数人都有那么一点或多或少的崇洋情结,这一刻也都怒不可遏地骂起娘来。这些小鬼子,来谈判的时候一个个人模狗样,笑容可掬,看着就那么对得起“国际友人”这四个字,可是他们提供的设备可真是一个坑啊。

    刚才大家还在为着十万八万的辅助设备争得头破血流,不知道如何取舍才好。可眼前这玩艺,纯粹就是坑中国人的,大家居然还在帮着数钱呢。

    “怎么回事?这张图纸有什么问题吗?”

    乔子远在技术上不那么精通,刚才也就没凑上来看图纸,此时见大家群情激昂,有些不明就里,连忙拉着陆剑勇问道。

    陆剑勇指着图纸,痛心疾首地说道:“乔厅长,我向你做检讨,我居然没有看出RB人在图纸里搞的名堂。罗局长刚才挑出来的这张图纸,根本就不是轧机上的部件。”

    “不是轧机部件,那是什么?”乔子远问道。

    陆剑勇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他实在没脸说出真相。可是乔子远就盯着他,他就算再窘,也无法不回答了。他深吸了口气,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它只是一个抽水马桶!”

    “抽水马桶!”

    那些没上前来看图纸的官员们一下子全傻眼了,中国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阔绰,居然要从RB引进抽水马桶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