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炼归仙 > 第十二章 读书于斗法

第十二章 读书于斗法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iu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宗主觉得有点头晕,这南下院什么地方?这新进弟子什么身份?他门清,但是头晕也在这里,南下院弟子怎么就跟青老扯上关系了?

    亲戚?后辈?干脆私生子?看样子以后得关注关注,许大宗主心中八卦,不过这嘴里飞快答道:“行,我明天就安排”,他暂时没有去想孙豪已经导气入体,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孙豪光荣的成为青木宗藏经阁书童。

    孙豪成为藏经阁书童,砸碎一地眼睛,很多修士就不明白,这小子去藏经阁能干嘛?

    整理书籍?藏经阁书籍早已近归类完毕,只有新进书籍才需要重新整理归档,但这类书籍常常是上十年不见得有一部,工作量几等于无。

    打扫?笑话,仙家自有除尘阵,平时的藏经阁可谓滴尘不染。

    许宗主也专程到藏经阁拜访青老,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专程来看孙豪的。

    结果让他很纳闷。他发现,眼前的小子一如常人,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倒是一身烈火劲气雄厚无比。

    后天的烈火劲气再怎么雄厚也不是那么回事。

    许宗主顿觉郁闷,发现不了异常,这才是最大的异常。

    连宗主都没有发现异常,其他修士就更不用说。

    青木宗修士惊讶一阵无果之后,很快归于平静。

    就当是青老一时发神经,调戏大家得了。

    孙豪于是开始了自己在藏经阁里边的书童生涯。他这个书童当得是相当的滋润,平时的事物本就不多,很多事,青老自己就做了,孙豪的主要职责就变成了读书。

    “北原有牧童,牵牛东南行;伏地三千里,淡味煮花木”,这是一堆《牵牛经》,孙豪正津津有味地阅读书籍。

    牵牛经的确要用堆来定义,这书五十万字一本,前后居然有八千多万字,比之当年一代仙修牛人韩立的《凡人修仙传》居然还要裹脚。牵牛经是自传形式,孙豪自觉有益,目前正在阅读中。

    挑选这部书的原因有两个,其一,这部书是没有整理的书籍,也就是原本,因为没有整理,所以这书是古篆字,还是那种没有断句的版本,没有断句,那就一般人看不懂,恰恰孙豪母亲出身大儒名家,识文断字乃是特长,他看得懂。

    看得懂一部没有整理的书籍,或许就可以在将来把这部书给整理好了,也好堵住人口,被人旁观,外加被人羡慕,孙豪也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选择《牵牛经》的第二个原因是孙豪的私心,这本书,是一本传记,一个来自北原的牧牛童,偶得一幼年神牛认主,从此按心性行走天涯,游走万里的生涯故事。孙豪的私心来自于书中记载的一些花花草草,也就是一些中草药的药理和认知,这牧童尝遍百草,记载了大量的中草药习性和药学,孙豪觉得,把这东西好好整理一下,回去交给母亲,应该对母亲的医术很有帮助。

    《牵牛经》一直放在藏经阁无人整理,原因很简单,价值不显,粗略一看,居然记载的是世俗见闻,中草药什么的,世俗秘闻什么的,皇朝变更什么的都有,换个修士来,谁耐烦去看这东西,有耐心的修士读过几十万字,发现依然是这一类东西,也就不去管它了。

    典型的,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

    牵牛经洋洋洒洒几千万字,孙豪虽然在读,但估计耗时日久,所以给自己定了一个阅读计划,那就是每天抽出两个时辰的时间去读,因为牵牛经没有断句,还是古篆,还要边读边整理,想象的出来,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自从进入藏经阁,孙豪的作息时间再次走上了很规律的道路。晚上炼气直至经脉涨疼,白天就扑进藏书阁书的海洋,当然,每天两小时解读《牵牛经》雷打不动。

    藏经阁,南下院两点一线的生活,平淡而安逸,孙豪觉得很惬意。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弟子陆续导气入体,周边的氛围开始了变化,孙豪的平静生活由此而被打破。

    最先进入炼气一层的是东下院一名叫公孙福的弟子,随即不久又有两名弟子进入炼气期,其中,就有孙豪和古云的世俗仇敌曲友尡。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古云是郁闷加焦急,比其他人慢点不要紧,但比曲友尡慢就要命了,在他心中,无可避免的产生和曲友尡攀比进度的心理。

    还没等孙豪对外宣布炼气入体缓解古云的压力,事情就已经找上门来。

    这一日,孙豪刚刚从藏经阁回来,隔老远就听见院子里一阵喧哗,走进院子,发现有两群孩子在对峙,大声对骂。

    对峙的一面是南下院的三个弟子外加他们的婢女,就连孙豪的婢女小竹也在其中,而另一面,是东下院的弟子,其中就有一脸坏笑的曲友尡。

    “豪哥”,看到孙豪进来,古云心中顿时有了主心骨:“你回来了,他们欺负人”。

    这时,曲友尡也看到了孙豪,把嘴凑到东下院带头弟子的耳边:“公孙,这小子就是孙豪,他的婢女小竹听说也是三灵根,如果能成功导气,以后是不错的助力”。

    这叫公孙的带头弟子被东下院的几个弟子围在中心,身高比孙豪矮了半寸,一脸的倨傲,这一班弟子中,他拔得头筹,最先进入炼气期,自然有无比的优越感,听到曲友尡的话之后,对身边另一个弟子使了一个眼色。

    这弟子马上会意,面对孙豪他们,清清嗓子,大声说道:“对面南下院的听明白了,公孙师兄看上你们的婢女了,那个叫小竹的,还有那个叫小婉的,这两个婢女必须转到东下院去,她们资质不错,不能在这南下院耽搁了”。

    童力气愤地大声说道:“孙豪,跟他们干了,小婉不可能跟他们走”

    小婉是大个子童力的婢女,这婢女虽然年岁不大,但已经是月容华美,美人坯子牢牢的,再加上,小婉文字功底不错,对童力帮助很大,如果小婉被要了去,童力炼气的事,想都不要想。

    所以,这里边最急的倒是童力。

    孙豪对童力点点头,稍微转头,正面面对公孙,嘴里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公孙闻言一愣,按小曲子的说法,到南下院要个婢女那不是应该很简单的事吗?

    公孙发愣,但边上的始作俑者曲友尡早就接话了:“孙豪,我们这边,三个炼气一层,你确定不同意吗?”

    说完,这家伙对公孙使个眼色,公孙这才回过神来,小肚子一挺,昂着头,有模有样地说道:“是的,孙豪,要是你不同意,那,那我们就凭实力说话,咱们斗一斗法,谁赢婢女归谁”。

    公孙心中,炼气了,就是修仙了,修仙了,打架就不能叫打架了,而叫斗法。

    孙豪微微一笑,大步上前,站在公孙他们面前:“来啊,斗就斗,谁怕谁,你们谁来,或者都上,我全接了”。

    对面一个炼气的孩子,名叫阿木,二话不说,双掌挥舞,已经向孙豪扑了过去:“有内功了不起啊,内功再深厚,那也是后天,看我先天土真气”。

    正面对着阿木,孙豪挺身而上,磅礴的烈火劲气喷涌而出,四掌相碰,入中败革,一声闷响,孙豪身体晃了两晃,随即一脸笑容的站定。

    自信满满的阿木,一脸惊愕,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双掌传来,双掌土系真气居然挡不住对方雄厚的烈火内劲,有种双掌被灼伤的感觉,随即,大力推动下,不由自主的倒退三四步,“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古云哈哈大笑起来,进了仙门,少了许多乐子,阿木一倒,让他找回了感觉。

    孙豪挺直腰杆,笑着伸出右臂对着公孙和曲友尡钩钩手指头:“来,来,两个一起上”。

    阿木一个照面就被孙豪给收拾了,这一下,东下院士气大跌。

    见得孙豪再次挑战,公孙对曲友尡使了个眼色,也不客气,双双站了出来,一左一右对孙豪形成了包围之势,夹击而出。

    孙豪站在原地,好整以暇,但在心里,从这两个对手的行动,迅速判断对手的底细。

    观察之后,孙豪先是身体一动,对着曲友尡的方向做了一个扑出的动作,曲友尡一愣,双掌一横,原地不动,准备防守,而孙豪已经虚晃一枪,掉头向公孙扑了过去,孙豪的假动作骗过了打斗经验不足的公孙,他还准备抄孙豪的后路呢,准备不足,大惊之下,运起真气准备回击孙豪,却早已经被孙豪一掌劈在胸部,“扑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曲友尡眼中闪过一丝愕然的神色,没想到这公孙如此不经打。

    想了想,这家伙跑到公孙面前,一副挡住孙豪的架势,嘴里问道:“公孙,你没事吧”。

    公孙咧咧嘴,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大声对孙豪说的:“今天算你狠,老子输了,认输”。

    认输也不放过,孙豪把曲友尡也狠狠地揍了一顿,东院几个弟子,鼻青脸肿,灰溜溜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