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强势夺爱:天价老公好霸道 > 第737章:骆牧渊要归队

第737章:骆牧渊要归队

        “我老了,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可是,我没有想到到了晚年还会遇见这样的事情。小希……这孩子,我对不起她,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受那么多苦。”骆景毅愧疚不已,“我做的那些事……我没有脸面对

        他。”

        如果他不知道要小希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些事情他已经忘了。

        可是,遗忘的所有都因为这个事实而变得清晰起来,骆景毅根本没有办法忘记自己曾经对要小希做过的事情,甚至包括上一次,差点要了要小希的性命。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连只畜生都不如。

        这样想来,一切事情都有因果,骆景毅把自己所承受的一切都看做是自己的罪孽。

        活该!

        可是,这和他身边的人无关,为什么偏偏要报应在要小希和窦允儿的身上?

        骆景毅这辈子都得不到她们的原谅,他也认了。

        “爸爸,你不要这么想,你不知道雪儿是你的女儿,所以不管你做了什么,不是没有影响到最终的结果,也没有什么不能原谅的。”骆牧离不善于安慰别人。

        从他也成为一个父亲开始,已然改变了许多以前的想法。并且特别能体会骆景毅现在的心情,作为父亲宁可自己死,也不会伤害女儿分毫。

        骆景毅曾试图要过要小希的性命,所以,这将永远都是他过不了的坎儿。当然,除非要小希能从内心原谅骆景毅。

        以骆牧离对要小希的了解,她还是很介意这件事情的,所以,短时间之内,她不可能原谅骆景毅。

        就拿目前的态势来看,她就是要把骆景毅当做陌路人一样看待,甚至,连以前的情分都没有了,她就是要和骆景毅撇清关系。

        “我们和小希在一块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她的性子。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我!”骆景毅再一次想到了窦允儿。

        她能有今天的下场,还不是自己造成的。

        就冲这一点要小希也不可能原谅他,何况,他曾经还做了那么多让要小希伤心的事情。

        “她需要时间。”在骆牧离看来,没有原谅不了的事情,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突然就被爆了出来,换做是谁,都不可能马上欣然接受。所以,对于要小希的选择,他们所有人都表示理解。

        “爸爸,小希那么善良,定然会原谅您的。”骆牧渊和骆牧离有着一样的想法,他同样笃定,只是时间的问题。

        事到如今,骆景毅茫然了。脑子里面一片混乱,他冲骆牧渊和骆牧离点点头,只能等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将一些事情想明白了之后,再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还是不在小希面前勾起她的伤心事了。”骆景毅转身走开,这段时间,没有要小希的允许,他绝对不会擅自出现在要小希的面前。

        这是一个真心忏悔的父亲,唯一能为自己女儿做的事情。

        看着骆景毅无比失落的背影,骆牧渊和骆牧离兄弟二人的眸色更加深暗,前面要面临的事情还有很多,就连总是成竹在胸的他们,也不知道事情究竟会展到哪一步?

        在走廊里,兄弟二人对视了片刻之后,骆牧渊递给骆牧离一支香烟。

        这支点燃的香烟,在空气中冒着袅袅的烟丝儿,飘散在空气中,淡淡的烟味儿和空气混为一体。

        骆牧离接过那支燃烧着的香烟,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骆牧渊。

        骆牧渊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

        对于香烟,骆牧离向来是心烦的时候燃一支在手上,静静地看着它奋力燃烧,将自己一点一点变成灰烬,再落在地上化作灰尘。

        “这件事情似乎会成为我们过不去的那道坎儿。”在猛抽几口香烟之后,骆牧渊的声调比平时低了不少。

        骆牧离望着香烟的眸子依旧深邃无波。

        骆牧渊能感受到他听进去了,却感觉不到他的想法。

        “我们找不到那个人,甚至,连当面求证的机会都没有。”骆牧离一开口却是浓浓的无奈和苦涩。

        骆牧渊在几口烟雾之后,声音淡淡:“就算是找到了那个人,也验证了我们猜想的结果,这一切就会停下来吗?”

        骆牧离冷笑几声,表示他对所有人和自己的嘲讽:“事到如今,你以为那个人还会给我们机会?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绝了,就算是再大的仇恨也该了结了,可是,你能感觉出他有罢休的架势吗?”

        骆牧渊摇摇头,狠狠地将烟蒂丢在地上,尔后,抽走了骆牧离手中未燃完的香烟,继续抽了起来。

        只有香烟的温暖,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这段时间生了太多事情,可以说骆牧渊自己在心里调整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郁闷的时候,就靠香烟来缓解了。他可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任何人,况且,也没有人会被他的情绪影响到。突然,他似乎明白了那个人当年的感受,如果不是自己有过硬的心理素质,是不是也会像那个人一样,在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当然,没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回答。

        “我很难想象,就算见到他,我们跟他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一直来,骆牧离和骆牧渊的想法一样,都认为那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源于报复。

        骆牧离如实道:“确实,我们和他之间确实没有任何话说,既然他放招,我们就接着好了。”

        骆牧离宁可让那个人感觉到疼痛,也不会用语言去说服什么。

        他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不会去做。

        “阿离,我的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我归队之后,家里剩下你一个人我非常不放心。”骆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全要放在骆牧离一个人的肩头,骆牧渊能感觉到的只有不安。“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他敢来,我就有机会让他走不了。”骆牧离的性子从来都是果决的,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不会考虑太多旁的因素在里面。

  http://www.biqiuge.com/book/13127/239118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com